第3章 第3章_真千金在星际放牛
温和小说网 > 真千金在星际放牛 > 第3章 第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章 第3章

  “是我。”

  灌木丛里走出一个少年,身材瘦削,个子不高,头总是低着,肩膀内收,看人的时候眼睛总是自下而上的,有些怯懦。

  牧星辰收了匕首,“索西。”

  索西是与她同级不同班的同学,他们一家人就住在牧星辰家前面的那条巷子。

  如果说十三区只住着两种人,恶人和穷人,那索西的爸爸就是凶恶的穷人,酗酒、赌博、抢劫、打架、无恶不作,索西的妈妈只是个懦弱的家庭妇女,时常遭到索西爸爸的家|暴,哪怕隔着一条街,牧星辰也经常听到索西爸爸对这母子俩的打骂声。

  索西:“你也来采珊瑚草?”

  牧星辰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没发现什么异常,点了点头。

  索西:“一起吧,多个人还安全。”

  牧星辰没拒绝,一路无话,两人顺着西侧的缓坡爬上去,还没靠近悬崖,牧星辰就察觉到了不对,压低声音提醒,“有人!”

  索西紧张地四处看了看,又竖起耳朵来听了一会,才松了口气,“是异兽猎人,别怕,他们不会管我们的。”

  牧星辰还是觉得不对劲,往常猎人都埋伏在峡谷底部,而不是靠近悬崖的地方。

  牧星辰相信自己的直觉,“换个地方吧,这里不安全。”

  索西被牧星辰这么一说,也有些害怕,连忙点了点头,“好,我还知道一个好地方,跟我来。”

  两人绕去着从西北侧靠近了悬崖,这条路陡峭得很,过了最陡峭难爬的路,转角是一个很大的平台,面积大概十米乘三米的样子。

  牧星辰谨慎地探查了周围情况,可惜昨夜下过雨,雨水冲刷后,看不出什么痕迹。

  “这里不常有人来,”索西对这里很熟悉,“很安全的。”

  两人没有浪费时间,稍微休息了一下,各种选好了合适的位置,掏出攀援的工具,将勾子牢牢地卡在岩石上,就顺着悬崖爬下去了。

  索西的运气要好一些,在牧星辰之前发现了一棵珊瑚草,他眼睛亮了下,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注意到牧星辰往另一个方向寻去,这才小心地攀爬过去,先是设饵引出毒蛛,用捕蛛器困住,之后小心上前掘取珊瑚草。

  不想就在这时,异变突现,一条一米长的花鳞蛇埋伏在青苔中,趁着索西不备骤然发起攻击。

  牧星辰听到动静看过去的时候,花鳞蛇咬住了索西的大腿,索西一只手紧攥着珊瑚草,一只手死死掐着花鳞蛇的七寸,倚靠绳子餐绕腿部的力道吊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牧星辰连忙上前,在索西从绳索上脱落之际险险拽住了他,一手握绳索一手拎着索西迅速爬回上方平台处。

  花鳞蛇有剧毒,毒素会瞬间麻痹人的神经,索西的嘴唇已经乌青,整个人失去意识,好在它还死死掐住了花鳞蛇的七寸,花鳞蛇的胆汁是蛇毒的解药。

  牧星辰剖开了花鳞蛇,取出蛇胆给索西喂了胆汁,胆汁很快发挥作用,索西没一会就清醒过来,他靠坐在石头上,脱力地大口呼吸,知道是牧星辰救了他,索西看向牧星辰的目光有些复杂,缓了会,索西伸出左手,手上是那株刚采到的珊瑚草,“谢谢你救了我这株珊瑚草你拿去吧。”

  牧星辰擦拭着匕首,没抬头,“不用,你留着吧。”

  索西握紧了手中的珊瑚草,低下头,有些羞愧,之前他还防备着牧星辰,怕她抢夺她的珊瑚草。

  牧星辰放好了匕首,准备继续下去找珊瑚草,“毒虽然解了,但你现在需要休息,你自己能回去吧,我就不陪你了。”

  “我,我不回去,”索西看了牧星辰一眼,很快收回视线,低着头,呢喃道:“我休息一会就好,我还想再找找看。”

  牧星辰声音冷淡,“随你。”

  索西对上牧星辰平静的目光,突然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努力掩藏的秘密脱口而出,“我,我要去念军校了,我需要一笔学费。”

  牧星辰是听说了金牛座军团附属军校从学校招了三个人,没想到就有索西,据说这种军校的学费都很昂贵,好奇问了句,“学费多少?”

  索西抿了下唇,“1万星币。”

  牧星辰嘴角弹动两下,半晌吐出三个字,“太贵了。”

  “但是,那是我唯一的出路。”

  “老师说,附属军校的学生一毕业就是士官,”索西看向牧星辰,声调因为激动比往日高了些,“你知道士官意味着什么吗?彻底跨越阶级,轻轻松松就可以拥有丰富的物资,体面的地位和有尊严的生活,也意味着我可以带着妈妈彻底离开十三区这个鬼地方。”

  每一个在十三区长大的孩子,都想逃离这里。

  “听上去不错,”牧星辰道,某种程度上,军校对于他们这样出身的人来说,的确是一条登天梯,“前提是你弄得到1万星币。”

  1万星币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十三区大部分家庭一个月连2000星币都挣不到,而一瓶初级营养液就要15星币,存款基本没有。

  据牧星辰所知,有的银行是会给成绩优异的学生提供助学贷款,可惜,索西父亲罪行累累,这让索西根本过不了银行的背调那关,所以索西只能想尽办法自己弄钱。

  1万星币对于索西和索西的家庭来说太难了。

  “快了,”索西的声音带着一点希冀,“我妈妈这十年里偷偷给我存了差不多3000星币了。我还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他愿意说服他的父母资助我2000星币,我的老师也愿意资助我1000星币,剩下的学费,我只要能采到几株珊瑚草就能凑够了。”

  这就是他们这些底层孩子的现状,索西还算是幸运的了,牧星辰不知道说什么,就道了句“恭喜。”

  “那你呢,”索西问牧星辰,“我在老师办公室看到过你的精神力测试表,你的精神力也有c级,为什么你不去军校?如果是因为钱,只要想想办法,是可以凑到的。”

  金牛座军团附属军校的录取线要求精神力达到c级,之前学校组织学生进行过免费的精神力测试,牧星辰也测过,也收到过军校的offer,但她拒绝了。

  牧星辰耸耸肩,“因为我的目标是当大农场主,对军校不感兴趣。”

  牧星辰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她还得赶在4点之前回去,牧星辰不想再浪费时间,重新固定好绳索,“我先下去了。”

  说完,牧星辰就握着绳子跳了下去。

  这次下去没过多久,牧星辰就采到了第一棵珊瑚草。牧星辰将珊瑚草连带着伴生毒蛛收进玻璃罐里,收紧了绳索正要原路返回,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沙沙声,伴着一种仿佛被阴冷视线注视的让人寒毛倒竖的感觉,牧星辰警惕地看向声音来源,瞳孔骤然一缩。

  那是一只巨大的,蜥蜴一样的异兽,正悄无声息地潜伏在那里,冰冷的竖瞳锁定面前的猎物,健壮的尾巴在崖壁上轻轻蹭动,发出沙沙的声音,诡异的鳞片不断变换色彩与周围融为一体,只一双猩红地眸子突兀而明显,任谁来看,这一幕都如此惊悚诡异。

  牧星辰甚至不知道这个巨大的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牧星辰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今天会有猎人从峡谷底部离开出现在西侧的缓坡,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东西。

  几乎牧星辰瞳孔映出这异兽的同一时间,异兽巨大的嘴巴一张,一条长长的带刺的漆黑的舌头闪电般冲着牧星辰射去。

  异兽发动攻击的速度极快,几乎达到普通人肉眼不可见的程度,这是一只级别不低于c级的成年的异兽。

  8岁,实验室里,被一只c级异兽开膛破肚的痛楚仿佛就在昨日,牧星辰陷入曾经的恐惧和痛苦里,身躯痛苦地颤抖,呼吸都停住了,而舌头已经到了眼前,眼看就要被击中千钧一发之际,牧星辰她几乎是本能地手握匕首刺向异兽漆黑的舌头进行格挡。

  这么多年过去了,刻在身体里的战斗本能仿佛从未离去。

  “锵!”

  匕首直接卷了边,普通武器无法对异兽造成伤害,牧星辰从痛苦的记忆中抽离,冷汗顺着后背流下,她当机立断扔掉匕首,目露凶光,直接用手扯住异兽长满倒刺的漆黑舌头,单凭□□力量与异兽进行拉扯,牧星辰屏住一口气,手上发力,巨大的异兽竟然被牧星辰扯得向前拖动了2厘米,牧星辰发了狠,既然普通武器伤不了她,那就徒手扯断它的舌头。

  从前实验室里与异兽也是徒手搏斗,在那样的状态下,绝对的力量就是压倒性的优势。

  牧星辰手上继续发力,异兽被激怒,发出刺耳的嘶鸣,下一瞬,异兽黑色的舌头上突然出现数条黑色的触手,直接洞穿牧星辰手掌,并且密密麻麻地往手臂缠去。

  掌心传来剧痛,牧星辰能够感受到血液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流失,蠕动的触手贪婪地吸食着血液,再这样下去,不用十分钟,她就会被这种异兽吸成干尸。

  是她错估了,这至少是一只b级的异兽。

  牧星辰面无表情松开手向外一扯,触手拖拽着牧星辰掌心血肉滑出,此刻牧星辰的手已经血肉模糊。

  牧星辰随意甩了甩血淋淋的手,疼痛感已经接近麻痹,异样的是掌心里像是藏了个心脏,不正常地发热,一涨一缩地跳动着,或许这该死的异兽触手里也藏了毒素。

  牧星辰的心脏也飞快地跳动着,牧星辰能感觉到她在兴奋,有些本能,撕破了平静无聊时光的封锁,正在慢慢苏醒,实验室里非人的那两年,痛楚已经被训练成兴奋的催化剂,越是痛苦,越是兴奋。

  牧星辰直接斩断绳索,手臂攀着岩石,如猿猴般灵活腾挪,几下便逼近异兽,牧星辰握紧拳头,对着异兽的眼睛就是狠狠一拳,牧星辰经过实验室改造过的身体□□力量极强,一拳足有千斤之力。

  “碰!”的一声,整个峡谷都回响着异兽凄厉的嘶鸣。

  异兽疯狂甩动尾巴和舌头攻向牧星辰,砸空的攻击让崖璧上坚硬的岩石四分五裂地坠落悬崖。

  牧星辰翻身骑在异兽脑袋上,抓着异兽头上鳞片固定身体,一边躲避着舌头和尾巴的攻击,一边拳拳带风,拳拳命中要害。

  牧星辰几次不慎被舌头命中,身上被触手捅出一个个血窟窿,一身衣服都被鲜血染红,她眼都不眨一下,冷静又兴奋地生生锤爆了异兽的眼珠,异兽的哀嚎响彻峡谷,牧星辰眼都没眨一下,她沾了血的脸有种残忍的艳丽,冷静地将手从异兽的眼眶伸进去,而后粗暴地捏爆了异兽的脑子。

  异兽彻底毙命,尸体还如活着时一般挂在崖璧上。

  牧星辰流了一身血,早已力竭,单手撑着挂在异兽身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情竟然还不错,这么大一只异兽,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这时耳边传来绳索的声音,牧星辰以为是索西,正要转头,后脊却是一寒,一种紧迫的危机感令牧星辰下意识地往前紧紧地贴在了崖璧上,下一瞬,破风声传来,一只利剑贴着牧星辰的脖子后面的皮肤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只差一点,这支箭就会从左到右射穿牧星辰的脖子,如此狠辣的手段,是谁要置她于死地?

  牧星辰眯眼看过去,侧上方出现了一个尖脸细眼的异兽猎人,左臂上架着一架小巧的弓|弩,颐指气使地叫嚷,“小孩,把这只壁蜥交给我,我留你一命。”

  牧星辰舔了舔嘴边淌出来的血,“抢劫?”

  猎人笑了起来,“抢你又怎样?”

  “那你完了,”牧星辰咧嘴笑了笑,眸中凶光迸射,“我这人,就是要钱不要命!”

  话音未落,牧星辰率先发动攻击,拔起那卷了刃的匕首掷了出去,匕首带着破风声朝着猎人的要害射去。

  猎人连忙侧身,那卷了刃的匕首贴着他的胸口划了出去,在他的胸口划开一道深深的伤口,像他的箭矢划破牧星辰的脖子那样。

  猎人愤恨得声音里像是淬了毒,“小兔崽子找”

  卷刃的匕首从他胸口划出后没有坠落顺着惯性向前,直接斩断了猎人的绳索,猎人直直地坠落下去。

  牧星辰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斜下方一只箭矢飞快射来,牧星辰一惊,松了手,重力坠着她迅速下落,躲过了□□的射击,牧星辰落到异兽下方时,眼疾手快扒住异兽的爪子,堪堪吊在异兽下方。

  异兽锋利的鳞片把牧星辰本就血肉模糊的手割得更不成样子,牧星辰的手心又开始一跳一跳地烫了起来。

  此时,牧星辰终于看清楚方才是怎么回事,本应该坠崖的猎人竟然爬了回来,他手心与墙壁接触的地方竟然是细细的藤蔓。

  这竟然是一个异能者。

  猎人一步步爬过来,目光阴鸷恶毒,“该死的小兔崽子,我要把你剁成碎片拿去喂异兽。”

  牧星辰的心沉了下去,与异兽一战让她体力耗尽,身上的血窟窿还在汩汩留着血,带走她的体温和力气,她已经不剩多少力气,扒着异兽爪子的手都在颤抖,失血让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用力咬了下舌尖,刺痛感换回了些许清醒,迅速看了一眼四周,思考自己的处境。

  这片崖璧直上直下,毫无落脚的地方,而牧星辰身上的绳索早被斩断,没了凭借一个不小心就会从百丈高的悬崖上掉下去,那迎接她的必然是粉身碎骨。

  牧星辰转头视线不由落在猎人手心与崖璧之间细细的藤蔓上。

  猎人一步步爬了过来,离牧星辰越来越近,牧星辰咬着舌头逼迫自己清醒,而后腰部用力,猛地往上一翻,踩着异兽腹侧站稳。

  猎人正从异兽下方往上爬去捉牧星辰,见牧星辰站了起来,桀桀笑道:“小兔崽子,你以为你还逃得掉吗?”

  牧星辰低头看着猎人,突然问了句,“你的藤蔓承重多少斤?”

  猎人愣了下,“什么?”

  牧星辰,“你辛苦一下,我想体验下人工缓冲的感觉。”

  猎人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想干什么!”

  牧星辰笑了笑,伸出脚,狠狠在异兽身体上跺了一下。

  异兽的爪子对垂直的墙面有吸力,这才让它死去却不从崖璧上掉下去,可是异兽毕竟已经死去,这吸力有限不能增加,牧星辰千斤之力的这一跺,刷拉,异兽身体直接贴着崖璧滑了下去,被上吨重的异兽砸中,猎人凄厉哀嚎着坠落。

  他的异能藤蔓虽然能让他在崖璧上自由行动,可根本承受不住这么重的重量会断的啊啊啊!

  求生欲促使着猎人不断催生新藤蔓去吸附崖璧,下落的力道因此得到一再缓冲,猎人体内异能几乎以从未有过的速度急速运转。

  可惜,猎人异能等级太低,后面在距离山崖底部不足100米的时候,猎人异能彻底耗尽,他惨叫一声坠落山崖,又被从天而降的异兽砸得血肉模糊,彻底毙命。

  彻底力竭的牧星辰几乎失去意识,在最后关头,用尽最后的力气攀住了崖壁上突出的一块石头,可惜没坚持几秒,彻底失去意识,从五十米高空坠落。

  “碰!”

  坠落在地的那片刻,牧星辰竟然是清醒的,最初的剧痛过后,她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但她能清晰地感知到血液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流淌而出,体内每一寸骨骼变得粉碎,脏腑被骨头插得破碎,再有就是,那烫的像是燃烧起来的右手手掌。

  朦胧间,牧星辰看到了坠落到地平线的太阳,失去意识之前,牧星辰在想,4点了,牧川还在等她回家吃饭呢。

  而后牧星辰彻底失去意识。

  下一瞬,牧星辰右手手掌突然光芒大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