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第 184 章_真千金在星际放牛
温和小说网 > 真千金在星际放牛 > 第184章 第 18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4章 第 184 章

  “安全组织办案,若有阻碍者,一律按邪||教同党处理,生死不论!”

  牧星辰的声音炸响在空中,全场大惊。

  安全部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突破了金家保安系统的防御,冲了进来,将所有人包围。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郗钰白着脸,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这个意气风发,强大从容的人是郗月?

  郗英纵夫妇震惊地指着她,“你你怎么会”

  牧星辰没给他们眼神,按了耳麦,下令,“查封研究所,如有不从,就地斩杀。”

  她语调都没变,但语气重那种冰冷的杀意令所有人感到胆寒。

  这

  这真的是那个郗家的土包子吗?

  是同一个人,可是又哪里都不一样了。

  原来那一直懒散的腰背挺直是这种模样,像是一杆笔直又锋利的枪,铁血肃杀,叫人不敢轻易靠近。

  她安排完命令,队伍就动了起来。

  她这才想起背后这些人,“至于你们,都乖一点,不要妨碍办案,我们不会滥杀无辜的。”

  “放肆!”皇后气得发抖,这简直就是在踩她的面子,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从未受过这等羞辱,这让她失了风度,指着牧星辰怒骂,“简直放肆!你怎敢在金家撒野!”

  兰昊推开不可置信地郗钰走到皇后身边,目光带有压迫感地看向牧星辰,“滚出去,这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牧星辰指了指耳朵,“听不懂人话吗?三皇子殿下,我说过了,若有阻拦,一律按邪||教同党处理。”

  兰昊目光阴沉,他从未被如此忤逆,“有本事你就试试。”

  她觉得有些好笑,“你不会以为你是皇子我就不敢动你吧?”

  “凭你?”

  她耸耸肩,“不啊,单挑哪有群殴爽。而且你确定你真的想好了吗?你一个使不出异能力的小弱鸡要跟我们试试?”

  小、弱、鸡。

  这三个字像是三支箭在三皇子心上捅了三个口子。

  “如果你真的有勇气,不才在下队伍里也有5个s,会好好伺候你的。”

  什么时候s级跟批发一样了?

  兰昊气得脸色铁青。

  皇后连忙拉住兰昊,怒斥:“你们,你们这是至皇室尊严于何地!”

  她耸耸肩:“我们领导说了,不需要顾及您的面子唉。”

  “你们领导是谁!”

  “哦,你们应该认识?他叫霍渊。”

  全场再度哗然。

  “好了,”她伸了个懒腰,弯腰提起金得利,200斤的胖子在她手中像个破布娃娃,毫不费力,“没时间陪你们浪费,乖乖在原地待着,谁要是动歪心思被当作邪||教余孽击毙,概不负责。”

  随着她话落,外面响起了哀嚎和惨叫声。

  是安全部的成员在抓捕邪||教余孽的过程中,就地斩杀了几个不配合的家伙。

  汩汩的鲜血淌了一地。

  这些养尊处优的先生夫人小姐少爷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一片慌乱和尖叫声。

  “你们,你们这是滥用职权!”金得利不愧是金家家主,被牧星辰提在手中了,还能与她据理力争,“你们搜捕令呢!证据呢!你们这样擅自闯入世家贵族搜查,我起诉你们!”

  “金得利先生,我想你搞错了,”牧星辰面无表情,在一片惨叫声和哀嚎声中,她冷淡漠然的模样甚至比那些刽子手更骇人,“我们安全部从来不是用来讲理的地方。”

  “现在,告诉我,傲慢和柯西拉在哪里?”

  金得利装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我换个方式再问一遍。”

  她伸出手在他额头上贴了一张钞票,买下他的灵魂。钞票消失,买卖成功。

  “傲慢和柯西拉在哪里?”

  金得利双目呆滞,“在”

  “碰!”的一声巨响。

  金得利整个人炸开了,血肉四溅。

  “啊啊啊啊!”

  被这一幕惊到场上又响起一片尖叫声。

  “舅舅!”兰昊红着眼怒吼。

  皇后直接晕了过去。

  “母后!”

  “皇后殿下!”

  一阵手忙脚乱。

  “队长!”队员们担心地上前一步。

  “没事,”牧星辰抬手示意,飞溅的血肉在靠近牧星辰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没有一点沾染到她身上,“有人在他的灵魂上植入了能量炸弹,触发条件就会爆炸。”

  队员叹气,有些遗憾,“线索中断了。”

  “不碍事,”牧星辰点开耳麦,“全体听我指令。”

  早在展开行动之前,所有的情况就已经考虑到了。

  在安全部队员包围金家之前,白、郁、司、雷、郗五家和6个重要据点就被包围了,出不来,进不去。

  若不能从金得利那里获取傲慢所在,就只能采用最笨的方法,她带着人一个个地搜过去。反正已经从金家得到了证据。

  同时搜查不可能,世家除了有安保系统,更是都藏着几个s级以上的强者和若干实力强大的异能者队伍,若没有她的异能封禁,这次行动将会损失惨重。

  有了封禁和空间系异能者配合,找到教皇和傲慢其实也很快。

  看似是11个地方,但实际上,通过各种条件筛查,最后的可疑对象只有5个。

  金家是在近四十年从一个富商家族晋升六大家族的暴发户,并很快被其他的五大家族接纳,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能够扶持金家进入六大家族的,只有当时最顶级的政客和其他五大家族,但是金家这些年的明细没有与老政客保持来往,反而一直积极与五大家族联系,所以就算傲慢没有藏在金家,也一定藏在五大家族里。

  安置教皇的地方不能太糟糕,按照条件,其中有3个重要据点不符合,郗家她搜过了,排除、郁家没有年纪合适的人,排除,白家除了顾雅棠一事,可能性也不大。

  所以最后窝藏教皇和傲慢的,就在3个重要据点和司、雷两家。

  “现在施行plan”她刚要下令施行planb,由分队队长接替她指挥金家,她则从雷家开始,逐家搜查,眼角余光就瞥见一个神情有些奇怪的佣人,在看她。

  她下意识觉得不对,直接把人从人群中揪了出来。

  这是一个相貌清秀,身材高挑的青年,之前一直低着头,没什么存在感,很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看他身上的衣服,好像是个管家,像这样的家族,一般会有好几个管家,一个总管家和若干其他管家。

  不想他身手姣好,滑不留手,竟然一个闪身从她的手中逃离。

  这很不可思议,她也有些惊讶,跟他过了两招,他竟完全不逊色多少。

  她能有如今的身手,是因为体能的加持、战场的磨炼和陆玚的训练,而这个人,完完全全是天赋。

  惊讶归惊讶,没有时间浪费,用了点异能,反手擒住他,“你是这里的管家?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他沉默地低着头,没说话。

  “你应该是想告诉我,希望你能直接说,我不想用别的手段去窥探你的隐私。”

  他沉默片刻,“我知道他(金得利)一直在为一位大人做事。”

  听到这里,她的眉微微舒展,线索终于要找到了。

  “那位大人是谁?”

  “我不知道。”

  队员蹙眉,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他们难道不知道金得利背后有人?

  很快,管家开口,“他藏了一个东西,应该和那位大人有关。”

  “带我去找。”

  管家带着她来到了一片花房。

  管家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去,“这里是夫人的花房。”

  这是一个阳台改造成的花房,里面种了很多美丽的鲜花,一个漂亮的藤编的秋千摇椅,上放着两个粉色的抱枕,旁边的高脚桌上放着一张相片,两本夹着书签的爱情小说,和一杯茶。

  阳光从玻璃屋顶照进来,显得那么美丽,仿佛女主人还在一样。

  “东西在哪里?”

  管家拿起那个相框,怔怔地看着,神情温柔,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位美丽的女人,正是她在金家研究所第9层看到的那个女人,金夫人。

  照片上,女人就坐在这个花房的躺椅上,对着镜头微笑。

  管家打开相框,照片背后粘着一个小小的芯片。

  她讲芯片插入智脑,里面只有一段录音。

  “不,求求您,大人,伊芙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只是生我的气去那里散散心,不该牵连进来,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求您饶过她,求您。”

  是金家主的声音,他正在卑微而绝望地祈求着另一人。

  “废物,”另一人的声音显得冷漠又无情,“这件事你不用再插手了,我会帮你处理。”

  “不!大人!”

  “嘟嘟”

  录音就到这里,完全没有听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只能隐约猜到,当年金夫人的死很可能是这位大人动的手。

  但又怎样,金得利留下这样一份录音是为什么?

  她的眼前闪过研究室第九层以教皇规格躺着的金夫人的尸体,想起皇后对金得利说的话“别处这副表情,两年了,你该有一位夫人了”,还有这个两年过去依旧被照顾得很好的花房。

  所以说,金得利很爱她的夫人?

  那么对于处死她夫人的‘大人’应该很仇恨吧,或许他早知道自己的结局一定是死,那应该会想尽办法留下点什么作为对那个大人的报复。

  所以这段录音的用意

  “把相册给我。”

  管家犹豫片刻,把金夫人的照片给她,她从相框中取出那张照片,照片的背面有个压痕,是芯片留在照片背面的压痕。

  她微微蹙眉,把照片转过来,发现那芯片正好是压在背景中的一盆鲜花上。

  照片中的背景就是这里,所以那盆花。

  她的视线落在花房中的鲜花上,两年过去,所有鲜花摆放的位置一模一样。

  所以那盆鲜花是

  牧星辰把相册还给管家,直接转身大步走出花房,“3队准备!傲慢地找到了!”

  照片上,压痕原本的位置上开着七八朵花,被剪去一半,只有四朵黄色的花还盛放着。

  而这盆鲜花的名字叫做幽雾,但它其实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司香。

  司家。

  一道高大的身影走进安静的书房,听到脚步声,书房里传来一道声音:“外面被安全部包围了?”

  “嗯。还有其他的五家,我现在带你离开。”

  “牧星辰在哪里查到了吗?在霍渊的身边,还是在外面。”

  “刚才有人在金家使用了异能封禁

  。”

  “看来在金家了。”

  “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不,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我要你去杀了霍渊。”

  “那你呢?”

  “也有可能死,也有可能活。霍渊是她的上司,你猜,她收到消息,是放弃任务去救霍渊,还是放弃霍渊继续执行任务?”

  “如果他放弃霍渊,你会死。”

  “也或许我会坚持到你回来。”

  “这是我和霍渊的赌局,以我们的命,赌这一局,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他有他的新战神牧星辰,可我的棋子是你,耀宸。你才是霍渊之外唯一的ssss级。”

  “我要你杀死霍渊,回来救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