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怕脏了手_417_重回三年前夫人她治好了恋爱脑
温和小说网 > 重回三年前夫人她治好了恋爱脑 > 第300章怕脏了手_41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0章怕脏了手_417

  傅田田抬起头,瞧见了霍砚辞。

  乔时念自然也看到了。

  霍砚辞穿着纯手工的黑色西装,里边随意搭的件藏青色衬衣,纵使是平常的装扮,也像是从电影海报里走出的人物,英俊有型。

  他应该是听到了傅田田的话,眸光略有些暗沉,不过神色还算正常,也没有多说什么。

  傅田田自上次在t国的医院将霍砚辞狠骂了一顿,之后也没再和他有什么接触。

  这会儿碰到,且还是在背后说他坏话的情况,傅田田多少有点尴尬。

  “念念,我去那边查个房!”

  说完,傅田田走出了护士站。

  乔时念看着霍砚辞,“找我有事?”

  霍砚辞道,“母亲说,你今天要去老宅看雨珊,正好我也要过去,但我的司机有事不能来接我,我和你一起坐车过去。”

  乔时念本想拒绝,却听霍砚辞道,“乔时念,我也受了严重的伤,你从来没有看过我一次,也没有问过我疼不疼。”

  “我现在只是想蹭你的车,一起去老宅,你连这都不愿意?”

  乔时念的话卡在喉中。

  霍砚辞的枪伤确实是为她而受,因为有伤,他这些天也明显地清减了一圈。

  虽说司机有事可能是借口,但霍砚辞把话都说到了这个程度,乔时念没法再拒绝。

  和病房里的傅田田招呼了一声,乔时念和霍砚辞走往了电梯。

  快到电梯间时,傅田田几个去吃饭的同事回来了。

  看到他们,几人露出了艳羡和打量。

  “乔小姐,你们出去呀?”还有人和她打呼。

  乔时念和霍砚辞的关系,她们多少都知道一些,而乔时念最近又在照顾着莫修远,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估计大家都会好奇。

  乔时念便简单地解释道,“刚好碰到,顺路一起走。”

  说完,她率先走去了电梯边。

  霍砚辞什么话都没有说,跟上了她的步伐。

  电梯里,乔时念发现霍砚辞的目光一直落在了她身上。

  “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乔时念语气平常地道。

  霍砚辞想了一下,还是问道,“你为什么要跟她们解释,怕谁误会?”

  乔时念淡声道,“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

  霍砚辞抿了下薄唇,“乔时念,用不着这样避着我,我到医院养伤是因为我真的有伤。”

  “我们即便不是夫妻,也可以做普通朋友。”

  “做朋友就不必了。”乔时念拒绝道,“当个普通的点头之交就好。”

  说话间,电梯到了一楼。

  外边果然有司机在等,看到他们,司机连忙拉开了后排门。

  乔时念没有纠结,直接坐上了车。

  霍砚辞也坐到了后排。

  大概是伤口还疼,他坐下时俊眉稍微地蹙紧了下。

  乔时念将旁边的一个软枕递给他,“靠着这个。”

  霍砚辞眼眸微亮地想说话,乔时念先道,“不是什么特别关心,今天就是一个有伤的陌生人,我也会这样做。”

  霍砚辞的眸色瞬间恢复幽深黯然。

  车行驶没几分钟,莫修远给乔时念发来了视频。

  乔时念不想莫修远看到霍砚辞两人又起什么争执,便将镜头偏向了自己方向。

  莫修远问她人去了哪儿,说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和她讨论一下。

  莫修远最近也会在医院处理一些公务,但他有得力下属,他自己也有主见,不大需要和她讨论。

  他不过是想和她说话而已。

  乔时念笑着告知,她要去霍家老宅,晚点才有空。

  莫修远早知道这件事,但他就是有些不情愿,“你要去多久,回来陪我吃晚饭。”

  乔时念好脾气地答应。

  “咳。”

  两人正聊着,霍砚辞像是被什么给呛到了,突然咳了一声。

  果然,莫修远一听,俊脸上就有了份警惕,“霍砚辞也在车上?”

  乔时念的美目冷淡地看向了霍砚辞,霍砚辞亦是淡然,“抱歉,喉咙有点痒。”

  “他也要去老宅,就顺道一起了。”乔时念道。

  莫修远恨恨地道,“霍砚辞,霍氏集团要是没司机了,我借给你几个,别总想法设法缠着乔时念!”

  霍砚辞倒是没有跟莫修远搭腔。

  乔时念道,“先挂了,晚点再说。”

  结束视频,乔时念依旧看着霍砚辞,“有意思么?”

  霍砚辞嘴里说着道歉的话,“喉咙真痒,下次注意。”

  可神色里并无歉意。

  乔时念没有再和他说话,眼睛看向了窗外。

  霍砚辞看着乔时念,她的皮肤很白很嫩,睫毛卷翘,眼睛像是水洗的葡萄闪闪透亮。

  外边的阳光透过车窗映在她的脸上,可以看到她皮肤上的细微绒毛。

  霍砚辞莫名有了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可他知道,这份美好不再属于他。

  乔时念只要发现他在看她,就不会对他有好脸色。

  想到这些,霍砚辞的心里有了些胀意。

  “念念,你是不是恨透了我?”霍砚辞声音微暗地问。

  乔时念没有转头,依旧看着窗外的树影。

  “恨你有用吗?”乔时念淡声反问。

  霍砚辞一听,实在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念念,你别这样行么,你要恨我就打我骂我。”

  乔时念抽回手,依旧淡声,“我怕脏了手。”

  这话一出,霍砚辞整个人愣了一下,像是不敢相信乔时念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还用的如此平静淡漠的语气。

  好像她不会再为他起一点波澜。

  霍砚辞忍了又忍,最终也没有再跟乔时念说话。

  不久后,司机将车开到了傅家老宅。

  傅母早已在等着她了,“时念,来了?”

  问完,她看到了同样后排出来的霍砚辞。

  “母亲。”霍砚辞颇是生疏地唤了一声。

  霍母点了点头,“砚辞也回来了。你奶奶在休息,暂时别去打扰她。”

  霍砚辞没出声也没进屋。

  乔时念问道,“伯母,雨珊呢,她昨晚睡得怎样?”

  “又和平时差不多了,可能是昨晚受了点惊吓,她有点抗拒和人说话。”

  霍母说话时语气里有一抹急切,“我上午请了心理医生过来,她也不愿意见。”

  乔时念安慰道,“伯母别紧张,我们先去看看雨珊。”

  乔时念和霍母走进时,霍砚辞也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后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