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_侍妾逃跑之后
温和小说网 > 侍妾逃跑之后 > 第21章 第 2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章 第 21 章

  转眼正元节已至,于奉天殿举行,光禄寺和内廷共同操办。

  教坊司备下九支乐曲,宴会开始后,殿内管弦丝竹之声不绝如耳。

  锦衣卫在大殿东西两侧驻守。

  百官以四品为界,四品以上官员得以坐殿内,以品阶依次落座,而薛钰,却一贯坐在魏熙帝的左首下方,原是不合规矩的,只不过百官也都习惯圣上对他的偏宠了。

  永安坐在他的对面,有些失神地看了他一会,等到目光移到他身旁的赵嘉宁时,藏在案桌下的手却紧紧地攥了起来。

  她没想到,薛钰居然会带她入宫。

  此次宫宴,照理的确是可以带命妇进宫一同赴宴,但赵嘉宁一个侍妾,最卑贱不过,既没有诰命,也不是正室,有什么资格坐在那里,坐在薛钰的身侧!

  好在她只是没想到薛钰真的会带她进宫赴宴,却也不是没想过,既有想过,便做了部署。

  很好,所有的事便一并都在今晚解决了吧,她不光要嫁给薛钰,还要将赵嘉宁彻底从薛钰身边赶走——她贵为一国公主,没有她的允许,她的驸马怎可纳别的女人为妾。

  殿内高悬鳌山灯,灯火摇曳间,她看着赵嘉宁,那一张脸在灯光下愈发魅惑近妖,她已不在是记忆中那个恃宠而骄、敢于和她叫板的国公府嫡女了,现在的她,眉目收敛,更像是被磨平了棱角,身上没了傲气,倒越发显得柔美,衬上那张娇滴滴的脸,可不正是个祸水模样。

  她唇边浮起一丝冷笑,心道,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就怪不得我了。

  赵嘉宁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面前用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盘装着的一只冬蟹,蟹身通红,倒和这盘子相衬,端的是红红火火。这螃蟹不光色泽诱人,且肚脐凸、绒毛金黄且长,一看便知十分肥美。

  赵嘉宁咽了一口口水,可惜这一旁虽配有剥蟹的“蟹八件”,可从前在府里,都是丫鬟剥好呈给她的,她自己并不会用,因此也只能这么干看着。

  她正有些怅然,却忽然察觉到对面似乎投射过来一道视线,似有实质般,让人如芒在背。

  她迟疑地抬起了头,正好撞上了永安的视线,那一眼她分明清楚地看到了永安眼中的嫉恨与仇视……令人毛骨悚然。

  她不动声色地重新低下了头。

  她自然知道永安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她,无非是此刻坐在薛钰身边的人不是她而是自己。

  她自嘲地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当真是冤枉至极,那位公主殿下又怎么会明白这于她而言并不是什么恩宠殊荣,而是薛钰折磨她的一种手段罢了——她之前也很纳闷薛钰居然要带她进宫赴宴,薛钰却只是冷冷地看她一眼,嗤道:“不喜欢么,此番宫中举办宫宴,有的是贵女赴宴,我以为,你应当很想与她们叙旧才对。”

  赵嘉宁这才明白,他带她进宫,目的是为了羞辱她。

  从前在京城的贵女圈里,因着赵嘉宁身份尊贵,又貌美无匹,大家都以为她最后的婚事必定是嫁与哪位王公子弟,便是匹配当今太子也不是不能,因此大多奉承着她,但心底自是有多有嫉妒,平素大家也不过是面上的好姐妹,实则并无半点真感情。

  因此她一朝跌落枝头,如今更是沦落成了侍妾,她们见了她,自然少不了挖苦嘲讽。

  要知道即便薛钰地位尊崇,但是贵女除非入宫,否则必定嫁与人为正室,成了别人的侍妾,那对她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折辱。

  赵嘉宁在入宫之前就已经做好被众女挖苦讥讽的准备,好在她在薛钰的折辱下心理承受能力也提高了不少,等闲的言语讥讽也奈何不了她。

  她早就想通了,言语上的羞辱打击,再如何令人难堪,总归也伤不到她的身体发肤,管她们说得多难听,她若没听进去,自然也伤不了她。

  不过进宫后才发现,她作为侯府的女眷,是要与薛钰坐在一道的,因此倒也没能让那帮贵女寻到机会当面奚落她。

  不过眼下宴会才刚刚开始,后面如何,也还不好说。

  估计总会让她们寻到机会的吧,她看了身旁的薛钰一眼,心想不然不就辜负了薛小侯爷的一番苦心了么。

  ——她却不知道薛钰哪来的那么强的戒备,她不过是看了他一眼,他就立刻察觉到了,目光清凌凌地看了过来,薄唇轻启:“看什么?”

  适时殿前燃放烟火,漫天火星绽放,她忽然朝他粲然一笑:“自然,是看世子好看了。”

  薛钰有一瞬间的晃神,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唇边噙着一抹笑,压低嗓音道:“是么,那今晚就赏你站在我床前侍奉一宿,让你好好看个够。”

  赵嘉宁:“…………”

  “不……不必了……世子的音容笑貌早已烙印在我心底,我若是想见,脑海里回忆一番即可,倒不必伺候一宿,我是无妨的,只是我一贯嗜睡,若是晚上支撑不住,一头栽在地上,发出动静,只怕扰了世子的好梦。”

  她说得情真意切,好像是真的为他考虑一般。

  薛钰看着她,忽然笑了,笑容却不见底:“音容笑貌?”

  “赵嘉宁,我还没死呢。”他眉梢轻抬,慢条斯理道:“怎么,宁大小姐就这么想当寡妇?”

  赵嘉宁讪讪笑了笑,心说也不知道上哪儿找这种好事:“世子长命百岁,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测。“

  ——毕竟祸害遗千年嘛。

  “不过若是世子亡故,那我必定是会为您守寡的。”

  赵嘉宁说这句话原本不过是想在嘴上刻薄一下薛钰,不料薛钰低头抚摸着手上的玉扳指,敛眉道:“这话我记下了。赵嘉宁,别忘记你的承诺,你这辈子不会再嫁别的男人,生生世世都只能在我身边为奴为婢。”

  赵嘉宁愣了一下,一抬眼,薛钰却压了上来,琥珀色的瞳仁蓄着笑,风光霁月的皮囊下透着一股邪性:“不过放心,你主子我,是不会让你守寡的。”

  赵嘉宁:“…………”果然跟薛钰交锋,口头上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她也不再自讨没趣,兀自转过了头,继续盯着盘子里的肥蟹发呆,盯久了脖子难免酸,她便以手支颐,略微侧了侧,手却无意间触碰到了耳垂缀着的金累丝珍珠耳坠,心便蓦得一跳。

  ——从进宫前,薛钰亲手为她戴上这个耳坠时,就在她心里埋下不安的种子,无它,只因这耳坠中的珍珠藏着一只蛊虫,这蛊虫原是一对,名唤“灵犀蛊”,名字虽好听,但其用处,便见仁见智了,于有情人而言,自然是最浪漫不过,可用在她和薛钰身上,则只会让她觉得脊背发凉。

  究其原因,是因为“灵犀蛊”顾名思义,取“心有灵犀”之意,即两人即便远隔千里,只要一方驱动蛊虫,另一方便能感受得到,并可通过蛊虫的震动频率来判断对方的具体方位。

  薛钰将一只蛊虫禁锢在腰间佩饰的尾穗中,用时只要取下佩饰,来回有节律地晃动,便可驱动蛊虫感知赵嘉宁的方位,而赵嘉宁不懂驱动之法,自然无法据此找到薛钰,只是一旦薛钰找她,她耳坠上的蛊虫便会变得躁动,她因此能够判断此刻薛钰正在寻找她。

  薛钰当时极温柔地帮她佩戴上耳坠,温^热的气息轻拂过她耳际,嗓音蕴着笑意,缓缓道:“这个耳坠是用特殊的材质制成,一旦首尾相接,便永不可分割——赵嘉宁,你就要一辈子佩戴这个耳坠了,喜欢么?”

  赵嘉宁当时茫然地看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她不明白为什么薛钰要让她佩戴同一个耳坠一辈子,这样以后她岂不是不能再换戴别的好看的耳饰了么。

  薛钰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手背温柔地抚过她的侧脸,微笑道:“戴一辈子不好么,这个耳坠我瞧着就很好,你也夸过好看,怎么,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能佩戴一辈子呢。”

  他神色不明地看着他,淡淡道:“赵嘉宁,不许喜新厌旧,知道么。”

  “我再问你一遍,喜欢么。”

  薛钰喜怒无常,尤其这时沉了声问她,已是有些不悦的前兆了,这个当口,她自然不敢忤逆,于是乖顺道:“喜欢,当然喜欢。我说过,只要是世子送我的,我都喜欢。”

  薛钰淡淡笑了下:“这就对了,一直戴着,也不必因为莽撞换戴弄伤自己,这样不是很好么。”

  之后才又告诉她蛊虫的事情。

  赵嘉宁震惊得无以复加,转念一想,倒也没什么可吃惊的——这种疯事,倒的确像是薛钰的手笔。

  原本佩戴耳坠一辈子,倒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可是加了蛊虫,那以后她的行踪就逃不出薛钰的掌控了,那她还要怎么逃离他身边?

  除非,是不要这只耳朵了……总之到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只是她不知道薛钰到底发什么疯,为什么突然要给她上这种枷锁?

  头顶上方的薛钰却很快给了她答案:“这次宫宴,我要你陪我一起去。本来你是不能出府的,眼下既要出府,未免生变,我总要用点手段。”

  他身上的檀香又压了过来,她一时竟有些透不过气来:“不然,你跑了怎么办,嗯?”

  ——

  再回过神来时,面前还是那只肥美的冬蟹,她这才反应过来如今是在宫里,她这么一走神,倒盯着这只螃蟹许久。

  盯久了倒也没什么好看的,总归不能吃到嘴里,无谓久盯,反倒愈发懊恼,正要抬头观赏教坊司编排的舞曲时,斜刺里忽然伸过来一只手,骨节分明,如雕如琢,正是薛钰的手。

  ——他不偏不倚,正好从赵嘉宁面前的盘子里拿走那只螃蟹。

  赵嘉宁愣了下,等反应过来后不免在心中腹诽:也是奇了怪了,怎的想吃螃蟹不吃自己碗里的,倒要拿别人的?便是天生的坏胚子,净做坏事。

  她忍不住忿忿地转头看了他一眼。

  薛钰却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似得,朝她单挑了一侧眉,笑得恶劣:“怎么,不可以?赵嘉宁,你别忘了你的卖身文书还在我手上,你不过是我的侍婢——你的人都是我的,何况你的螃蟹?”

  赵嘉宁敢怒不敢言,只得默默地收回视线,却无意间瞟到薛钰盘子上的那只螃蟹——果然不如自己的那个肥美——难怪要抢她的。

  罢了,这倒比无缘无故要抢她的说得过去,她也不是那般小气的——左右她也吃不了,就当是喂狗了,别浪费嘛。

  这么一想,倒是一下子神清气爽。她也不再计较,转而抬头开始欣赏教坊司排练的歌舞。

  歌声婉转、舞姿曼妙,倒的确是养眼。

  舞女也是个顶个的貌美,纤腰扭动,舞姿撩人,惹得席上掌声不断,只可惜薛钰是个不解风情的,嘉宁余光倒瞥见他竟神情专注地在用“蟹八件”拆剥螃蟹,连头都未曾抬一下。

  在这么养眼的歌舞前剥螃蟹,薛钰倒真算得上是独一份了。更别说舞女还这般貌美,有些官员连眼睛都瞧直了,偏他毫无兴趣,要不是嘉宁深知薛钰对他表妹清根深种,她倒要真以为他是天生对女人没兴趣了。

  在一众貌美的舞女中,其中又以领舞最具风情,赵嘉宁不免多看了她几眼,不料她竟越跳越往他们这边过来,赵嘉宁起初纳闷,直到那名领舞将水袖动作柔媚地甩到薛钰脸上,她才反应过来她想干什么——她想找死!

  ——薛钰的主意也敢打,无异于自寻死路。

  果然一转头,她已瞥见薛钰的眼底浮上一层戾气,寒芒湛湛,下颌线也已开始变得紧绷,这是他发作的前兆。可那名舞女全浑然不知,试图第二次挥甩水袖撩拨薛钰,却不知已经触怒了他。

  赵嘉宁为那名舞女捏了一把汗,到底不忍,有心救她一命,于是在她将水袖挥过来时用手替薛钰格挡,之后将其甩开了。

  那名舞女一愣,见赵嘉宁坐在薛钰身侧,料想她是他的夫人,这是对自己的举动心生不快了。

  也的确是自己失了分寸,迷了心智,竟敢在他夫人面前造次,舞女一时羞愧难当,连忙走开了。

  赵嘉宁松了一口气,正为自己救了舞女一命而沾沾自喜、打算再重新观看歌舞表演时,却忽然察觉一侧汗毛竖起,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像是鹰隼盯着自己的猎物,居高临下而又透着一丝狎弄。

  ——她知道薛钰在看她。

  目光无形,却犹有如实质。

  她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不禁有些打鼓——难道是她擅自帮他格开了舞女的撩拨,让他无法借机发难,因而触怒了他?

  ——她原以为她此举虽是为了帮舞女,但也同时也帮他挡了麻烦,他应当不会计较才是。

  可话说回来,薛钰阴晴不定,谁又能真的摸清他的脾性,还不是想发作便发作。

  那可真是坏了,舞女现如今倒是没事了,可她却有事了!

  赵嘉宁战战兢兢地转头觑了他一眼,却正好撞进他一双琥珀色的清浅瞳仁里。

  薛钰看着她,似笑非笑,神情玩味中又带了一丝戏谑。

  那股淡淡的檀香又压了过来,薛钰停在她耳畔,温^热的气息流连在她颈侧。

  赵嘉宁攥紧了手,不可自抑起了些颤^栗。

  他压着嗓音叫了她一声:“赵嘉宁,”声音透着点笑意,漫不经心地道:“你吃醋啊?”

  作者有话要说:宝子们,明天v了哈,届时会有万字更新掉落,男女主应该也快那啥了,首订对作者很重要,希望大家支持一下喔。17到20号v章留言都发红包哈。

  贴一个现言文案,大家喜欢的话可以收藏一下哈

  《偏执占有》

  慕乐的母亲是靳家的乳母。

  慕乐跟着母亲来到靳家的时候,靳沐白刚出生不久,那年,慕乐五岁。

  慕乐最后跟着母亲留在了靳家,陪着靳沐白一天天长大,青梅竹马。

  长大后的靳沐白是天之骄子,靳家金尊玉贵的小少爷,多少名媛千金恋慕着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目光就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离开了,可少年一如既往,亲昵地叫着她慕乐姐姐。

  她于是只能将这份喜欢埋在心里,在暗恋靳沐白的日子里,她看着他他谈了一场又一场的恋爱。

  可每次都不长久,每结束一段恋情后,他都会像小时候那样靠在她的肩上撒娇:“只有慕乐姐姐,才配永远陪在我身边。”

  她不是没有心存过幻想,一夜无眠,虽然明知靳沐白是天边的月亮,与她云泥之别,但她还是鼓足勇气跟他告了白。

  少年有些错愕,但很快恢复如常,唇角弯出好看的弧度:“我当然,也最喜欢慕乐姐姐了。”

  她开心地一晚上没睡,可第二天,靳沐白带来一个女生,搂着她的肩笑着向慕乐介绍:“姐姐,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

  慕乐至此彻底死心,她开始尝试着接受别人,约会对象体贴地送她回家,楼道口,少年从阴影处缓缓走出,眼里有她从未见过的偏执戾气:“姐姐,不是答应要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靳沐白完全变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