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八十二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温和小说网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81章 第八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1章 第八十二章

  乌蒂亚主城的秋收节是后天。

  鉴于庄园和主城的距离,乔星南便和艾斯里特约好明天出发前往主城。

  家里的两个小孩应该会很喜欢,乔星南看向艾斯里特,眉眼弯弯:“小曜和辰北知道能出去肯定会非常高兴。”

  听到这句话,艾斯里特顿了一下,原本他没打算带着其他人出去,不过看到乔的表情,艾斯里特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决定投其所好,顺着往下接道:

  “嗯,到时候莫金也应该会很开心。”

  果然,之前艾斯里特和莫金闹别扭是暂时的。

  乔星南嘴角微微上扬,却没有像上次那样调侃对方,免得再把对方吓跑。

  两人在屋子里闲聊了一会。

  “乔,我该走了。”

  艾斯里特表情温和,嘴角的弧度也没什么变化,内心却有些不舍,如今时间不早,自己再留下就不合适了。

  “好。”

  乔星南没留艾斯里特,他需要告诉乔曜和辰北明天出门的事情,好让两人尽早准备要带的东西,另外他也要跟卡牌们商量明天谁跟着一起离开。

  艾斯里特也清楚乔有事要忙,目光在友人脸上多停留了一秒才转身离开。

  等出了门后,他俊美的脸瞬间冷淡了下来,径直地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思考着后天的秋庆。

  原本艾斯里特没想着要带上那几个小的,但现在倒也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他必须多派一些人服侍,省的明天乔的注意力全部落在他们的身上。

  艾斯里特坐在书房中,批阅着从遥远的帝国主城送过来的文书,这些文书并非特别紧急的要件,只是一些需要帝王认同才能实行的文件。

  如果是紧急文件,内阁通知的媒介就不会是文书,而是直接用魔法工具或者万年莲心联络他。

  忽然,艾斯里特手中的笔一顿,似有所感地望向了桌面左上角,只见左上角的魔法阵影影绰绰的闪烁了两下,下一秒,魔法阵上就浮现出一个黑袍长者。

  是艾斯里特的老师。

  光幕上,黑袍长者面容严肃,简单明了地道:“艾斯里特,明天我会赶到乌蒂亚主城。”

  艾斯里特看着他,等着对方给自己解释。

  老师知道他顺利成年。

  但以对方的性格来说,不可能为此专门来见他,那么只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老师专程过来一趟。

  “从昨天开始,我们便察觉到乌蒂亚的边缘范围有种奇怪的魔力波动。”

  只有魔法师才能察觉到的魔力波动。

  艾斯里特微微皱了皱眉,嗯了一声,表示知晓。

  魔法阵很快关闭,艾斯里特垂眸沉思片刻,随后示意身后的霍德华将明天随行名单交给他。

  第二天一大早,乔星南就带着卡牌们以及乔曜,辰北来到了庄园的正厅,准备前往举行秋庆的乌蒂亚主城。

  想也知道,秋庆应该十分热闹。

  乔星南去主城,一是为了带乔曜和辰北散心,二则是为了查看在附近置办的地产,并不打算惹什么麻烦。

  考虑到异族的特殊性,在跟卡牌们商量之后,除了乌拉以外,跟着乔星南一起前往的卡牌都是人族。

  瑞尔特和威迪斯两人负责保护小曜和辰北。

  而铎乐和斯特叔则负责带他去那片租赁的土地。

  “大舅舅,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小曜金色的大眼睛亮晶晶的。

  乔曜的年纪还小,正是好动的时候,知道今天要出门,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好。

  乔星南刚想说,等人齐了就可以出发,话还没说出口,远远地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是艾斯里特。

  他的身后还跟随着霍德华和伊利尔,以及圣骑士乌帕克。

  莫金正缠在伊利尔的胳膊上,见到它的两个小伙伴,莫金也是激动的不得了,这条同样年幼的黄金蟒直接顺着伊利尔的胳膊游下去,蹭到了辰北身上。

  顺带吐了吐信子,跟乔星南打招呼。

  乔星南见到这一幕,嘴角上扬,金色的眼睛里满是温和。

  艾斯里特见状,眼神冰凉凉地瞟了眼莫金,随后目光落在乔星南的身上,带着几分笑意:

  “乔,我们走吧。”

  一行人出发时并没有选择同乘一只高大的魔兽,那样太过引人注意,这次是分了匹。

  乔星南和艾斯里特坐在同一只魔兽上面。

  此时,小曜和辰北也不知道在外面和莫金说什么,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非常开心地跑到了另一个高等魔兽上面。

  乔星南扬着嘴唇,等看着他们进了车,才将车帘放下,转而望向艾斯里特。

  “你是说你的老师也会来到这次的秋庆?”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没有多说,只是道:“他应该不会跟我们一起行动。”

  乔星南闻言点点头,内心思索着对方忽然来乌蒂亚的原因,毕竟艾斯里特从神秘之地回到乌蒂亚也有几天了,现在才说来见,应该跟艾斯里特成年的事情没多大关系。

  不过这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乔星南现在满脑子都是参加完秋庆之后,自己要去看看在乌蒂亚购置的地皮。

  那是他将来安顿抽出来的卡牌,以及赚钱的重要地方。

  另一边,两人谈论的对象,黑袍魔法师狄恩此时已经通过了传送阵,来到了乌蒂亚主城的附近。

  狄恩的身边跟着两位同样擅长魔法的黑袍魔法师,不过,他们的实力要比狄恩低很多。

  人此行的目的不适合让其他人知道。

  不过为了能尽快赶来,他们动用了传送阵,乌蒂亚主城这边肯定能知道从帝国来人了。

  所以,在这之后瑞文和迪威就负责敷衍乌蒂亚的城主,而狄恩则是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暗地里负责察探不正常的魔力波动。

  “瑞文,迪威,乌蒂亚那边就交给你们了。”狄恩表情严肃地道,手中的权杖微微挥动,暗淡的灵石发出了微弱的光。

  瑞文迪威这两位已经不算太年轻的黑袍魔法师微微对狄恩俯身:“遵命。”

  微弱的光逐渐变得刺眼,站在传送阵前的黑袍魔法师倏地消失。

  下一秒,一个阴暗的窄巷之中,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

  “艾斯里特这个时候应该快到了。”

  狄恩裹着黑袍,苍老的脸上露出些许笑意,转瞬即逝。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他走出了小巷,跟随着人流,准备不着痕迹地前往那个奇怪气息出现的地方。

  “你听说了吗?有个外国的贵族官员租了我们城外的土地。”

  狄恩拄着权杖,走在这些人的身后,耳边是他们八卦的声音。

  “是哪个附属国吗?”

  “哪个国家都不重要,反正我们乌蒂亚这破地方低价便宜,租这种地方的官员肯定不是什么厉害的帝国,别管了。”

  “不过到时候如果他们招人,我们还可以去试试,也不知道一个月能不能给咱们十个银币。”

  狄恩对外国租赁土地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他微微低着头,黑色的兜帽遮住了脸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然而昨天察觉到的气息,仿佛只是个错觉,狄恩搜查了整个乌蒂亚主城,连城外也大致地察探了一遍,却仍旧没有发现那丝波动。

  他皱着眉头,趁着乌蒂亚主城还未关闭城门,直接返回了主城。

  两个同伴应该还在城主官邸。

  狄恩想到这里,还是决定率先去找自己的学生艾斯里特,告诉他情况。

  在这个时候,艾斯里特等人早已经赶到乌蒂亚主城安顿好了。

  他们如今居住的地方是很久之前艾斯里特在主城购置的庄园,这里的贵族和官员都不知道,斥巨资买下庄园的是他们亚利兰斯的帝王。

  “这里很少会有其他人来。”

  房间内只有艾斯里特和乔星南,艾斯里特看向乔星南,缓声道。

  两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正庭院里玩闹的几个孩子,虽然现在天色已晚,但因为有夜明珠和魔法阵,庭院之中还如白日一样明亮。

  “明天的秋庆会很热闹。”

  听到这句话,乔星南偏头看向艾斯里特。

  秋庆是只有位于亚利兰斯南部的城池才会举办的节日庆典。

  在原身的记忆之中,也有秋庆的一些热闹的场面,但这些热闹永远与他无关。

  “艾斯里特你曾经参加过秋庆?”

  乔星南琢磨着,看来艾斯里特还挺喜欢与民同乐啊。

  艾斯里特点了点头,他还是一颗蛋的时候,确实参加过。

  “到时候,会有人假扮成神灵游行,感恩秋天的丰收。”艾斯里特这么说着,凭着一些细碎的印象,又给乔星南讲了,秋庆时一些有意思的活动。

  此时屋内的灯光有些昏黄,外面的光透过窗户照进了屋内,映在艾斯里特的脸上,碧绿的眸子染了一层难言的温柔,落在乔星南身上的时候,犹如看着他心里最珍贵的宝物。

  “乔,明天我们可以多逛一些地方。”

  乔星南对上那双眸子,莫名有一丝不自在,他想偏头去看看其他地方,下一秒,原本离他有点距离的艾斯里特忽然凑了过来。

  手指轻轻碰在自己的侧脸上,被触碰的地方隐隐有些发痒。

  “一根头发。”

  艾斯里特注意到乔星南似乎有些慌乱,示意他看向自己的手,随后收回手。

  原来是头发啊。

  乔星南点了点头:“怪不得有些痒。”

  艾斯里特轻笑了一声。

  乔星南抬起眼睛,金色的眼睛在光下如同盈着粼粼波光,微微眯起:“笑什么?”

  艾斯里特之前确实是因为对方脸上沾了一根头发才碰了乔星南的脸。

  但现在,不,应该是每时每刻他都会被乔星南吸引,被他的气息蛊惑,艾斯里特再次凑近乔星南,鼻尖满是乔的气息。

  金鳞喜欢的东西,从来没有一个能跑掉。

  他如同上次一般,将鼻子轻轻凑近乔星南的脖颈,“乔,借我一下。”

  “这两天处理政务好累啊。”

  啊?

  下一秒,乔星南如同被吸的猫一样,被艾斯里特揽在怀里,呼吸打在乔星南的脖颈,温热的吐息让他脖颈的皮肤处都有些发痒,想要搓一搓,消除那个感觉。

  耳边是艾斯里特略带抱怨的声音。

  乔星南琢磨了一下,好兄弟似得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既然累了,就多休息几天。”

  “内阁也不是摆设。”

  艾斯里特状似疲惫地嗯了一声,眼睛落在乔星南白皙的脖颈上面,感觉自己的牙有一些发痒,若是咬上去的话,味道一定很好。

  乔星南却不知道艾斯里特在想什么,他再次拍拍艾斯里特的背,随后道:“去休息吧。”

  这次艾斯里特却不说话了,乔星南刚想问什么,忽然感觉到脖颈处落上一个柔软的触感。

  还没等他意识到那是什么,艾斯里特猛的站直,胳膊一动,把乔星南护到身后。

  下一秒不远处的空气突然扭曲,一个手中拿着权杖身穿黑袍的长者出现,灰色的眼睛看向他们。

  乔星南记得对方,上次四国聚会主持颂词的魔法师,同时也是艾斯里特的老师。

  艾斯里特也不再警惕了,他收回护持着乔星南的手,只是还保持着一个略微亲密的姿势,跟乔介绍了一番,随后道:“乔叫他狄恩就好。”

  狄恩听见艾斯里特这么说,略显严肃的脸上带着笑意,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艾斯里特的好友。

  乔星南态度自然地点了点头,跟狄恩打了声招呼。

  狄恩既然来了,肯定是有些事情要找艾斯里特,乔星南也就不多呆了,他还需要叫庭院里的孩子们睡觉。

  准备离开的时候,乔星南看向了艾斯里特叮嘱了一句:“早些休息。”

  艾斯里特点头,碧绿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好。”

  等乔星南离开之后,艾斯里特就对上了狄恩探究一般的目光。

  艾斯里特回了一个疑惑的眼神,狄恩摇了摇头,只是语气有些莫名:“你和那位混沌帝国的帝王关系很好啊。”

  跟一个人类这么亲近不像是他的性格,甚至在遇到不知名危险还会下意识地护着对方。

  “嗯。”艾斯里特停顿了一下,特地强调:“我和乔很好。”

  关系好就好吧,你这么得意干什么?

  狄恩有些无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人家。

  嗯?

  狄恩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缓声问道:“艾斯里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二十二了。”

  实际上,金鳞成年的时间与人族类似,如果顺利,破壳后的第十八年就可以成年,但是,艾斯里特不一样。如果当时顺利成年,算算时间也快到时候了,现在好不容易成年的艾斯里特难道……

  艾斯里特并不知道狄恩在寻思什么,冷静下来的他回忆着之前他和乔星南的拥抱,心里忽然有些后怕。

  但凡老师晚来一步,自己差点就没有办法解释刚刚自己的冲动。

  他居然会想咬乔。

  艾斯里特想到这里,眼神一暗,压下心底的动荡,他抬眼看向了坐在桌边的狄恩:“老师,事情解决了吗?”

  狄恩一听这话,摇了摇头:“没有。”

  说起这个,脾气本身就火爆的狄恩压不住内心的怒火,嘟嘟囔囔的跟艾斯里特说:“别提了,大老远地赶到这里,结果那个气息却消失了,等我这两天再去找找。”

  这些事情艾斯里特也没想着管,既然他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那就说明对他们的威胁不大。

  “辛苦老师了。”

  艾斯里特随意地说了一句。

  狄恩站起身摇了摇头,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最近有去后山吗?”

  后山是金鳞气息最浓厚的地方。

  “没有。”

  和乔接近之后,他就很少再去后山了。

  狄恩也没多说什么,转移了话题,嘴里喊着自己困了要去休息,便准备离开。

  艾斯里特嗯了一声。

  狄恩老师不喜欢让人服侍他,在庄园之中也有他的房间,艾斯里特也不用操心他。

  有这个时间,艾斯里特觉得自己还不如多思考一下,作为一个成年的金鳞,自己现在的状态正常不正常,为什么会想着伤害乔呢?

  这边,艾斯里特正在质疑自己的时候,乔星南也坐在自己的房间中,陷入了沉思。

  乔星南之前并没有察觉到艾斯里特之前想要“攻击”他,倒是知道之前有一个柔软的触感落在他的脖颈上。

  但转瞬即逝,估计只是艾斯里特不小心蹭到了而已。

  乔星南忍不住抬手蹭了蹭自己脖颈,直到那阵痒意彻底从自己皮肤上消除,才松了口气。

  一个大男人,蹭一下也不应该太过在意。

  乔星南躺在床上,在心里默默重复了遍,然后思索着明天的活动,睡过去了。

  艾斯里特要比乔星南睡得晚一些,他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什么原因,但是传承记忆隐约能总结出一个方法,那就是自己按照之前金鳞传承记忆的独占准则来,会找到答案的。

  知道这件事情,艾斯里特就放心了,他根本不希望乔因为自己受到伤害,别说以前想挖乔星南的眼睛了,现在就连对方掉根头发,他都心疼。

  空间不断捕捉着乔残留的气息,艾斯里特躺在床上,缓缓入睡了。

  夜深了,声音逐渐安静了下来,庄园中的人大都睡着了,庭院中只能听见隐隐的虫鸣声。

  然而谁也不知道,现在除了站岗的骑士们,还有一个黑袍长者站在屋子里面迟迟没有入睡。

  他的桌边挂着一个夜明珠,眼睛盯着桌子上的笔记本,陷入了思考。

  怎么会呢,是不是自己搞错了?

  艾斯里特如今已经成年,因为身体年纪不小,即将步入发情期,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虽然有所偏差,但那个人也经历过,可是,为什么对象会是个男人?

  是不是笔记本上面写的出错了?

  狄恩翻来覆去地看着笔记,烦躁的捏了捏太阳穴,走出了房门。

  其实王喜欢男的也没关系,毕竟这是王的意愿,但据他的观察,那位黑发帝王对他们的王没有超过朋友界限的感情,更何况那位身份还是个帝王。

  一位见多识广的帝王哪里是那么好得到的?

  庭院之中的狄恩琢磨地想,其实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笔记的主人写错了,毕竟虽然都是金鳞,但她是个女性的金鳞,很大几率上,笔记出现了偏差。

  艾斯里特的反应并不一定是求偶行为,很有可能只是金鳞单纯地在表达友好。

  自己年纪大了,想事情太复杂,直觉出了问题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狄恩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心中轻松了一点,刚准备回去的时候,狄恩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狄恩阁下?”

  “乌帕克。”

  狄恩转头有些惊讶,是穿着金甲的那位圣骑士长。

  今天值岗的乌帕克发觉了这边有动静,便走过来看看,就没有想到魔法师狄恩阁下会来到这里,他惯例地问了几句对方来这里的原因。

  “有个任务。”

  狄恩说着,灰色的眼睛看向乌帕克,此时他不着急离开了。

  狄恩知道面前的乌帕克观察力非常敏锐,有些事情还是再次确认一下为好。

  在闲聊了几句之后,狄恩的语气有些随意:“我发现王和那位混沌帝国的帝王关系颇好。”

  王和那位混沌帝王?

  乌帕克听到这里脸色一僵,他想起来了上次两人从一个洞穴走出来的样子,衣衫不整,明眼人都知道干了什么。

  但既然王不想说,那他就不会将自己的知道的真相给任何一个人说,就算这个人是帝师也是一样!

  乌帕克的脸色眨眼间就恢复了自然,他道:“嗯,两人是好友。”

  然而乌帕克并不知道,面前这位狄恩一直在关注着他的表情。

  狄恩的心沉了下去。

  乌帕克在瞒着一些东西。

  能瞒着他的事情绝对跟艾斯里特有关系。

  狄恩面上跟乌帕克打了声招呼,离开时面容凝重,据他观察那位混沌帝王一举一动是对于普通友人的亲密,但他们陛下不一样。

  成年即将步入发情期的金鳞,要是有喜欢的人,控制不住的话,绝对是要发生惨剧的,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帝王。

  狄恩这么想着,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天一亮,秋庆要开始了。

  小曜和辰北急匆匆地赶过来找到乔星南,身后身材高大的乌拉也吭哧吭哧的,看上去十分期待。

  “大舅舅,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马上就可以走了。”

  乔星南内心有些好笑,叮嘱了他们几句:“一会儿出门记得跟紧我们。”

  随后他又示意地看了眼瑞尔特和威迪斯。

  瑞尔特喝着酒,手放在剑柄上面,看到主人的视线,当即比了一个手势,主人放心,自己绝对会照看好他们。

  而在他身边的威迪斯,同样礼貌性地抬起自己的帽檐,微微点头。

  见他们都明白了,乔星南也就不多说,正巧这时候,铎乐和斯特两人也回来了。

  “主人,我已经跟温特顿打了招呼。”

  铎乐脸上笑眯眯的,“租金已经付过去了,明天便可以带着一些必要的东西过去了。”

  这些必要的东西就是种植魔植所需要的工具包括收割工具在内,零零散散也占很大一部分。

  乔星南说了一声好,随后就听见斯特叔温和的声音:“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发了。”

  “该出发啦!”乔曜一听这话,拽着辰北和乌拉,蹦蹦跳跳地欢呼了一声,但下一秒就在斯特温和的表情下,捂住了嘴,随后露出一副表情矜持乖巧的样子。

  斯特最近在辅导乔曜和辰北的礼仪,格外注意小孩和辰北的仪态。

  乔星南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小曜的脑袋和辰北的肩膀道:“我们走吧。”

  此时,艾斯里特已经在正厅之外等着。

  莫金缠在伊利尔身上,见到乔曜他们也是开心极了,直接游下去,挂在辰北的脖子上,拍拍自己的小伙伴,我们要去玩啦!

  忽然,它像是想起了什么,莫金晃动的尾巴尖僵住了,它记得艾斯里特最不喜欢自己晃尾巴,于是探头看向另一边的艾斯里特。

  只见对方目光落在了那个很好看的黑发男人身上,根本来不及管它。

  莫金开心地又晃了晃尾巴。

  “乔,走吧,我们需要占一个好位置。”

  乔星南点头,刚刚跟着艾斯里特走了两步,就看见他脚步顿了一下。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黑袍魔法师正好站在庭院中。

  “我对秋庆最热闹的第一天,也挺感兴趣,一起走吧。”

  狄恩不知道已经来参加秋庆多少次了,怎么可能又突然升起了兴趣,尤其是在他自己还有任务的时候。

  艾斯里特疑惑,他心中细细数了一下,这次在他和乔之间阻隔的人太多了,结果狄恩还来凑热闹。

  “你不去忙吗,老师。”

  狄恩不去看艾斯里特带着深意的视线,他咳嗽了一声,中气十足道:“这不是正好秋庆,我在秋庆办事也更方便一点。”

  艾斯里特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狄恩,他总觉得自己的老师表现得十分古怪。

  不过本身狄恩就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艾斯里特也没怎么在意,只是道:“那就麻烦老师帮我注意注意莫金了。”

  把老师和莫金放一起,自己到时候谁也不用管了。

  艾斯里特算盘打得很响。

  “行,交给我吧。”

  狄恩大手一挥,视线从艾斯里特身边的那个黑发帝王身上划过,苍老的脸上笑出了褶子。

  秋庆这一天,乌蒂亚主城的民众会用木板运着篝火绕着城池转一圈,夜晚时围着篝火跳舞。

  乔星南和艾斯里特等人来的比较早,占了个晚上看跳舞的好位置,随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便去看其他的节目。

  此时时间还早,主城街道上的民众也不算多,乔星南和艾斯里特并排走着,而家里那几个小的,蹦跳着这儿走走,那儿看看跑在了乔星南他们前面。

  瑞尔特和威迪斯尽职尽责地跟着他们。

  乔星南看着乔曜他们脸上的笑意,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果然小孩子还是需要多出来玩。

  “这个鱼还挺有意思。”

  乔星南的视线落在一旁小贩木池里的鱼上。

  清澈的水中,碧绿的鱼仿佛一颗游动的玉石,看上去晶莹剔透。

  艾斯里特也跟着乔星南蹲下身子,准备捞鱼玩,两个帝王就跟在以前钓鱼栽花似的,半点没有帝王架子,身边的黑袍魔法师也好奇地跟在他们身边。

  “老师,你去照顾莫金吧。”

  艾斯里特眉头微皱,看起来有些不悦,抿唇示意老师赶紧去照顾另一个小麻烦蛋。

  狄恩默默一顿,要不是怕你忍不住脾气把人家抢了,坏了两国之间的友谊,他又何必要腆着个老脸跟在你们屁股后面。

  昨天晚上狄恩一宿没睡,就是因为他发现了艾斯里特那个奇怪的表现。

  金鳞一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就算成年他们也会被自己暴虐的情绪影响,万一做错了事情,不仅金鳞本人和那位都会受到伤害,他们两国的情意也就完蛋了。

  狄恩可是听说了,这位黑发帝王的混沌帝国有多么强大。

  然而,自己这么情真意切地为了帝国着想,艾斯里特不仅不明白,居然还用眼神赶自己离开。

  狄恩内心叹气,想着之后要跟艾斯里特好好聊聊,便听话地先去照顾另一个小殿下了,不过余光还在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这边。

  只要其他人离自己和乔远一些,看他这边就看吧,艾斯里特不关心这个。

  “乔,要试试吗?”

  艾斯里特碧绿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乔星南,期待地发出邀请,就跟第一次和喜欢的人出来约会的小学生似的:“我们一起?”

  玉鱼是一种肉质发酸,刺还特别多的观赏鱼,但外观真的没得说,鱼鳞如上好的玉石一般透彻,尾翼轻灵,在水中摇曳如同盛放的白雪塔,看着就让人身心愉悦。

  “试试吧。”

  乔星南倒是升起了点兴趣,他小时候没闲钱玩这种东西,后来有钱了倒是也尝试过,不过当时自己一个人,怪无聊的,还没钓鱼有意思。

  捞鱼的抄网是用特殊的材质做成的,若是使得不到位,便眨眼就破了。

  乔星南前世的时候,没捞着一条,这个时候,运气却不错,一张网破之前就捞了条,金色的眼睛映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更显得清亮。

  艾斯里特看着这一幕,下意识地想要再看他这样的表情,想也没想,直接将手中的捞网递给他,“乔好厉害,你用我这个。”

  等连着捞了几条鱼,乔星南瘾过足了。

  让铎乐提溜着自己捞上来的六条鱼,“一会儿可以给小孩们养着。”

  艾斯里特看向乔星南。

  乔星南给了个放心的眼神:“莫金也有。”

  艾斯里特:……

  他情愿没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参加秋庆的人也越来越多。

  乔星南一行人也玩的很尽兴,就连卡牌们都手痒来了几场游戏,一个个玩的大汗淋漓。铎乐穿梭在乌蒂亚主城各个小摊店铺之间,不断吸取着各种经验。

  最后等回到之前占好的位置上时,每一个人都是玩的很是尽兴,乔曜坐在位置上,还在激动地跟乌拉和莫金说着什么,脸上都是汗,斯特细心的给他擦干净。

  几乎每一个人都沉浸在欢快的秋庆活动中。

  只有艾斯里特一会儿含笑地看着乔星南,又忽然转头看向莫金,直把莫金看的浑身僵硬。

  “怎么了,艾斯里特?”乔星南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

  艾斯里特抿了抿唇,最后看着乔星南的眼睛,“你说的要给他们玉鱼,包括莫安吗?”

  一旁喝着茶的狄恩,听到这句话,差点喷出来,艾斯里特你到底能不能要点脸!

  而且,艾斯里特你到底是怎么跟对方解释你和莫金莫安的关系的?

  狄恩有些怀疑,这还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暴躁金鳞吗?

  乔星南顿了一下,眼神有些微妙,啊哈,原来这位刚刚成年的小朋友也想要一条玉鱼?

  “有。”乔星南忽然笑出了声音,“不仅莫安有,艾斯里特你也有。”

  艾斯里特听到这话,眼睛微微睁大,他偏了偏头,视线落在铎乐手中,乔星南捞的鱼上,似乎很随意地解释:“我有没有都可以的,给莫安就行了。”

  乔星南心里觉得更逗了,他表情自然中带着一丝温和。

  本来艾斯里特年纪就比他小,现在乔星南看着对方,就更觉得他像个弟弟。

  “莫安现在不在这里,艾斯里特你先帮莫安养着吧。”

  艾斯里特听到这里,表情淡定,但声音里明显冒着压抑不住的愉悦:“好。”

  秋庆的篝火开始的时候,乔星南和艾斯里特一行人坐在中圈,冲天的火焰并不灼热,但却能给人带来一种激烈的,热情的情绪。

  乔星南因为玩得有些累了,便坐在座位上看着乔曜他们跳舞,就连铎乐也上去掺了一脚,艾斯里特以及永远拒绝不优雅运动的斯特叔也跟着乔星南坐在原位。

  同样坐在位置上的,还有今天说是要做任务但玩了一整天的魔法师狄恩。

  随着欢乐的歌声响起,围着篝火的人都开始跳了起来,庆祝他们丰收的一年。

  乔星南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他的视线偏移,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少年被几个少年拖拽着,似乎要去打架。

  这种事情乔星南向来不会理会,毕竟少年人之间打架斗殴都是常事,不过被拖拽的少年走路很不稳当,腿应该出了什么事,这很明显是场霸凌,乔星南皱了皱眉站起身子,斯特自觉地跟在他的身后。

  而乔星南的动作,也吸引了艾斯里特的注意。

  “咕噜潭滚过的穷鬼,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跳篝火是庆祝,不是让你这么晦气的人来参加的!”

  “麦萨别毁了我们的秋庆!”

  “别以为安雅喜欢你,她不会喜欢你这个臭烘烘的人!”

  那个被叫做麦萨的少年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挣脱了他们的束缚,踉跄地继续朝着秋庆那边走过去。

  秋庆跳篝火舞,每一个人会奖励十枚银币,散喜气,所以每年才会这么热闹。

  他很需要那十枚银币。少年们见这人像是听不懂话一样,敢无视他们,直接冲上去就是对麦萨一顿揍。

  麦萨本身就瘦削,一看就平常吃不饱的少年,他也是个狠人,拼了命的回击着,居然能跟两个壮小伙打得势均力敌。

  然而这些少年不止有两个人,眼见麦萨打架这么狠,下一秒,一个少年拿着一根粗长的木棍,狠狠地冲着麦萨的后脑勺打去。

  破空的声音响起,麦萨知道有人拿了武器打自己,但对面和他打架的人,却阻碍着自己躲避的动作。

  麦萨紧张地脑袋冒汗。

  ——嘭

  木棍啪嗒掉在了地上。

  “我怎么动不了了!”

  所有的少年除了麦萨,此时都被狠狠地按在地上,空气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制着他们。

  麦萨看到这个场景,瞪大了眼睛。

  若不是有什么存在救了自己一命,现在那个木棍就会直接砸中自己的后脑。

  麦萨知道,自己现在的积蓄根本无法治病,只能苦熬过去。

  然而自己虽然被那个存在救下了,但这个场景着实有些诡异,麦萨不觉心生惊悚。

  麦萨看了眼那几个动都不能动的少年,随后警惕地看向了四周,忽然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老人,他手中握着拐杖,蔚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温和,一看就是上流人士。

  麦萨刚想说什么,接着就看见那位优雅的老人,对旁边俯身行礼。

  一个黑发的俊美男人树林中走了出来。

  而跟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同样俊美的金发男人,两人气质都非常不凡。

  麦萨知道是他们救了自己,他僵硬地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说什么话都是那么苍白,直接跪下磕头道谢。

  “多谢几位阁下。”

  黑发男人看了眼脸上红肿看不出来人样的麦萨,少年眼神坚毅,手上还不断渗着血,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痛苦。

  他很坚强,乔星南这么想着,面上却没有什么波动,仿佛面前的小事也不值得自己上心。

  在场的人只能看见,黑发男人手一挥,手中便出现了一瓶伤药,他随意地扔给一边的斯特,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和乔星南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斯特也知道他这个善良的主人在想什么。

  作为一个帝王,太过关心这些小事不好。

  斯特脚步从容他走过去,示意他站起来,随后用干净的手巾先止住了他手上血,温声告诉他怎么处理这个伤势。

  接着把伤药递给了他。

  麦萨不想收,却被硬塞着收下。

  他听着面前老人的叮嘱:“我的主人心善帮你,但接下来的路还要你自己走。”

  随后,斯特的视线落在那几点被自己压制的少年身上,他微微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走过去准备教教这几个人什么叫做礼仪。

  艾斯里特跟在乔星南的身后,心中生出一丝危机感。

  乔虽然长相冷漠高傲,但也太容易心软,不止是对自己,还是对其他人。

  他还是需要尽快抓紧时间,将传承记忆中的独占计划实行一遍,艾斯里特无法忍受乔因为任何人离开自己。

  一旁感觉到自己学生身上气息变化的狄恩,下意识地看向乔星南。

  混沌帝国极其强大。

  而混沌帝国的帝王俊美不说,从刚才的表现来看,他还十分的仁慈,这样的一个人必然是民心所向,受到混沌帝国民众的喜爱。

  这种存在绝不能硬抢!绝对不能交恶!自己一定不能让他的学生因为金鳞的本能,破坏两国的情意!

  狄恩瞥了眼艾斯里特,“艾斯里特,一会回去,我们聊聊?”

  艾斯里特有些莫名,嗯了一声,随后继续专注地看向乔星南。

  而被着重关注的乔星南,此时根本不知道旁边两人的想法,他有些走神地想着,明天去看土地的时候自己应该要关注哪些方面,他记得之前看过一本书上写过类似的知识。

  这片土地是自己养卡牌开辟的新路,可不能有所闪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