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章(捉虫)_我靠抽卡凹人设
温和小说网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捉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捉虫)

  乔星南将自己写好的剧本挨个给三个人讲了一遍。

  明天的宴会是一场硬仗,

  不论是要保持人设的斯特叔,还是需要在宴会上应付木族试探的零,亦或是很有可能被圣骑士找上门的瑞尔特,他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属于自己的重要任务。

  “本色出演你们一定没有问题,但同时,更要时刻谨记自己的骄傲,自己背后站着强大的混沌帝国。”乔星南低声叮嘱。

  而他身边的三个人心里也有数,纷纷点了点头。

  “主人你瞧好了,瑞尔特明天给你表演一个圣骑士的傲气!”瑞尔特喝了口酒,笑眯眯地开着玩笑。

  零缓缓地握了握拳头,他也可以。

  乔星南表情轻松了一些,随后看向神情温和的斯特,“斯特叔我们趁现在挑挑明天晚上宴会要穿什么吧。”

  斯特作为混沌卡池最优雅的绅士,知道每一个场合自己应该穿什么,怎么穿更好。

  在这个亚利兰斯的聚会上,他们应该穿属于混沌卡池最高礼仪的服饰,才能最让人心里升起敬畏。

  乔星南身上的这身衣服其实已经很华丽了,而且还能够自洁保证纤尘不染,但乔星南还是谨慎地想换件衣服。

  正好他的衣柜里上次拆宝石只拆了一半,还有许多衣服可以使用。

  乔星南心里想,下次可以问问混沌卡池的衣服可不可以用金币购买,就凭系统这么随意给他那么多衣服,想也知道不是太贵。

  斯特确实很擅长挑选衣服,在乔星南将衣服都摆出来时,很快就从里面挑选出来几件最适合的衣服。

  乔星南南眼前一亮,面带笑意地夸了斯特叔两句,随后让大家拿着衣服回自己房间试试。

  “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我们还有硬仗要打。”

  “好的。”

  斯特笑着点头,随后跟瑞尔特一起离开了房间。

  零因为动作缓慢,且需要人控制,又占了近身骑士的名头,就住在了乔星南的宫殿里,瑞尔特和斯特的房间离得也不远,就在他的左右隔壁。

  今天晚上用脑过度,等卡牌们换上衣服,确定没有问题后,乔星南便让他们回去休息,自己则躺在床上,没来得及生出什么感慨,倒头便睡了过去。

  已经熟睡的乔星南不知道,斯特和瑞尔特回到房间并没有睡觉,两个向来只在乎自己的卡牌,一个喝着酒想着剧本,另一个则用装着热水的茶杯抚平自己燕尾服上的皱纹,务必保证明天优雅的管家形象。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主人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主动做某件事,换做以前,他们可能会觉得这只是一个玩笑。

  零同样也很郑重。

  虽然无法从表面看出来这一点,但是零很喜欢温柔爱笑的主人,他晒着月光,打定主意,一定要帮助主人演好角色。

  安静的夜晚很快过去,一切的忐忑在宴会开始时,皆化作了平静。

  当然,此时的宴会却并不平静。

  陛下避暑回来时,带来四个陌生人的消息早就传出,据说,这四位里竟还有一位是混沌帝国的的大帝,就连这次宴会也是为了那位举办的。

  混沌帝国是什么?没人知道。

  但是在场人都清楚,没有哪个帝王敢带着三个人就来到亚利兰斯,这人只可能是个不要命的骗子。

  来参加宴会的贵族们听说这件事后,好奇地找到内阁大臣和圣骑士们打听消息,要知道,昨天只有内阁大臣和圣骑士们,以及木族有资格迎接陛下。

  一位尖脸的子爵被拒绝后,不悦地嘟囔着,“真是群锯嘴葫芦,连句准话都不透露。”

  “你在这里问他们,他们肯定不敢说。”一位男爵用酒杯遮住脸,压低声音道,“再说,你觉得陛下真的会被骗吗?”

  意思是陛下这是故意的?

  子爵脸色一白,他仿佛想到很久之前那件骇人听闻的晦气事,连忙喝了口酒压压惊,“对对你说得对,陛下英明神武,绝对不可能。”

  一个能在十八岁时就斩杀教皇,登上皇位的人,怎能可能被欺骗,更别说当初木族还没有归顺。

  男爵没再说话,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位骗子是一个真的帝王,不过那怎么可能?只带三人就敢来亚利兰斯?如果真是这样,那位帝王的三个下属该有多强?

  他下意识地否定了这个答案。

  大门打开,身着玄色金袍的帝王缓缓走了进来,他的右胳膊上缠着一条黄金蟒,柔顺的金发在灯光的映衬下,仿佛盈着光泽,碧绿的眼眸看似温柔,却让看到的人内心发寒。

  而最让人震惊的是,陛下居然让一个男人站在了他的身侧,要知道,就连木族的那几位都没有资格站在他的旁边。

  想必这人就是那位不知是真是假的帝王,第一次看到这个神秘人的贵族们隐晦地观察起了对方。

  只见对方黑色的长发束在身前,身上穿着白色金纹袍,神秘的花纹萦绕在衣服上,白皙的手腕上戴着金色红绿宝石镯子,脖子上也挂着形状繁丽的项链,明明是非常艳丽的装扮,在对方身上却显得极为华贵。

  黑发男人冷淡的金眸扫过众人,气质卓然,让人内心不仅也产生了一丝畏惧。

  别的不说,这个气质就连见多识广的贵族们都忍不住在内心暗暗赞叹。

  会厅内放满了冰块,倍感凉爽。

  乔星南注意到艾斯里特的精神要比昨天好上不少。

  “走吧,乔。”

  低沉的声音响起,乔星南看了眼说话的艾斯里特,嗯了一声。

  从礼数上来讲,艾斯里特真的没得说,虽然他心里怎么想乔星南不知道,但是表面上对方都很尊敬他。

  不论是举办的这场宴会,还是特意在宴会开场前邀他同行,都符合一个帝王对另一位帝王的应有的礼仪。

  两人缓缓走上了王座,乔星南则坐在艾斯里特的左下方一点的位置。

  他睫毛微颤,不着痕迹地扫了眼旁边,自从暴君进来之后,没人敢再发出一点声音,有人甚至连头都不敢抬,生怕暴君注意到他,可想而知暴君的威慑力真的很大。

  “这是来自混沌帝国的王,来到了我们亚利兰斯是为了寻找失踪的两位亲王。”

  “为了我们两国的珍贵友谊,我决定下发王令,此后,亚利兰斯的子民要时刻注意着混沌帝国两位亲王的踪迹。”

  艾斯里特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

  在场所有人内心都一阵荒诞。

  这是什么破理由,骗子现在找理由都这么敷衍了吗?亲王丢了,皇帝出来寻找?他们国家这么兄友弟恭的吗?想想就知道他们是假的!

  随后有个性子急的伯爵直接准备劝告陛下,如果只是单纯逗骗子,大可不必这么费尽心思,毕竟为了真假不知的人发布王令,别说隔壁比亚拉了,就是其他帝国也会耻笑他们亚利兰斯!

  紧接着,这个伯爵便对上了王那双温和中带着冷意的眸子,他缓缓低下了头,哎呀,内阁和圣骑士在前面顶着,暂时轮不到他们开腔。

  但谁曾想,内阁和圣骑士的人一个坐的比一个稳,半点没有想反驳的意思。

  直到他们陛下说了一句:“宴会开始。”

  宴会内的气氛才渐渐活跃起来。

  只不过气氛热闹的下面是心思繁杂的人心。

  贵族们不敢反驳陛下的想法,但还是暗搓搓注意那些大臣们的动作。

  前任皇帝的内阁大臣都被宰了,现在的这些都是陛下亲自选的,虽然恐惧陛下残暴性情,但他们可都知道,这群愣头青都敬着皇帝,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骗子损失的可是帝国的名誉吧?

  别看他们现在不说话,私底下肯定会跟王说什么的。

  乔星南垂下眼眸,因为位置高,他自然能够看清低下人的眉眼官司。

  不过,这些大臣贵族在想什么,乔星南暂时不准备理会,他清楚,这些大臣贵族一定不会当着暴君的面给他难看,当务之急是让零和瑞尔特他们顺利度过宴会。

  正在这时,木族族长有了动作。

  艾斯里特的余光注意到龙藤的举动,嘴角微不可查地露出一丝笑意。

  他厌恶欺骗与背叛。

  这一点木族都知道。

  乔如果真的是帝王,那他们依然会是友人,但如果不是,艾斯里特浅酌了口水,突然偏头对着乔星南笑了笑。

  乔星南礼貌颔首。

  实际上内心生出了几分警惕,暴君的笑怎么让他有些发寒。

  乔星南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三位木族族长一直认为艾斯里特还是个天真单纯的孩子,却不知道,在艾斯里特眼里,他们才是最单纯的。

  艾斯里特喜欢单纯的性格。

  在没有触及到底线的情况下,就算木族族长们稍微逾矩,他也不会在意,甚至可以说,态度好到不像是一个暴君。

  乔星南警惕了一会儿,发现暴君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也渐渐松了口气,心神逐渐放到零的那边。

  来了。

  乔星南在心里对着零道。

  零感觉到主人控制着自己,脊背紧绷,坐在椅子上如同一柄笔直的剑,这个姿势是主人教给他的,在外人看来既神秘又强大。

  龙藤黑沉的眸子盯着面前披着兜帽的神秘木族,离得越近他越能感受到一丝似有似无的木族气息。

  他站在零的身边,也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当龙藤准备开口试探面前的零,却发觉旁边人的兜帽微微一动,似乎是看向了自己。

  “你是…木族?”

  低沉沙哑的声音仿佛木头在相互摩擦,听的龙藤一愣,他没有想到对方会主动找自己说话。

  毕竟听霍德华和伊利尔他们形容,面前的这个白袍人一直是个冷淡性子,除非必要,否则绝对不会跟人说话的。

  而这正是在乔星南的预料之中,在明知对手比自己强悍,却要试探自己的情况下,率先把握主动权,将节奏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有效的破题之法。

  “嗯,我是木族。”

  龙藤眼里闪过一丝探究。

  他明显感觉到在自己说自己是木族的一员后,白袍人似乎对自己更亲切了。

  这就好办多了。

  龙藤面无表情的俊脸上,带了点笑意:“我名龙藤,归顺于亚利兰斯,不知阁下叫什么名字?”

  “龙藤?”白袍人兜帽下的下颌线紧绷,“你是,龙藤族?”

  龙藤闻言点头,他们这一族只有血脉最纯正的龙藤族人才能冠上这个称号,使用这个名字,这是他的骄傲。

  乔星南垂眸,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里的笑意,得知族群就好办了,他心里控制着零继续进行下一步计划。

  随后,龙藤就看见刚才还对自己表达亲近的零冷淡地转过了身子,白色的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对方紧抿的薄唇,很明显,对方拒绝和自己说话。

  龙藤皱了皱眉头,随后想起之前莲族姐妹说自己皱眉的样子太凶了,便强迫自己松开眉头,面无表情,声音里带着一丝刻意的柔和:“阁下?”

  乔星南手指轻点,在内心安抚零,‘至少在宴会上,他绝不会轻举妄动,我们按计划行事。’

  同时,乔星南注意到斯特也有了动作,嘴角一抿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果然给力啊,斯特叔。

  乔星南垂下眼眸喝了一口水,余光感觉到了艾斯里特一手拂过蛇鳞,眼神却是在盯着自己的脸。

  不,准确的说是在盯着自己的眼睛。

  乔星南抬眼,与艾斯里特对上,冷漠的金色眸子眨也不眨地看向对方。

  本以为对方会移开视线,却没有想到艾斯里特碧绿的眼睛丝毫没有偏移,甚至眼里渐渐浮出一丝笑意:“乔,你在看我吗?”

  不,我在看一个脑子有病的人。

  乔星南笑了一下,心里却并不觉得好笑,为什么暴君会这么喜欢对上自己的眼睛?

  回想之前暴君跟自己的相处,乔星南瞬间记起,以前空闲的时候,暴君总爱盯着自己的脸看,他一直以为是在观察自己的表情,以此来斟酌自己是否在说谎,到后来也渐渐习惯暴君时不时的发呆。

  现在他才突然察觉到对方看的一直是自己的眼睛,乔星南垂下睫毛,暴君一直看自己的眼睛做什么?!

  一时间,身为编剧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瞬间爆发,各种有着诡异癖好的角色一个个出现,最后汇成了一句话,暴君该不会是个喜欢收藏眼珠子的变态吧?

  乔星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慌,不慌,先不提这只是猜测,就算是真的,只要维持住人设,但凡暴君有点理智都不会想着挖自己的眼睛。

  另一头,斯特并不知道他的主人灵光一闪发现了什么,他正在按照主人的昨晚的吩咐,在合适的时机出现,给零打辅助。

  零侧着身子,兜帽遮住他的大半张脸,拒绝与他身边这个穿着玄色衣服的木族男人交谈。

  龙藤一时间更加困惑,这个木族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预料到自己准备试探他?

  那他这个态度正好说明了一些问题,龙藤眼里闪过一丝暗色。

  就在龙藤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老人走了过来,龙藤知道,这个人是“帝王”身边的管家,看见两人僵持的画面,管家斯特愣了一下,随后笑眯眯地看着两人:“零和这位阁下是在做什么呢?”

  白袍人闻言,原本低垂的兜帽似乎往上抬了抬,修长的手指微动:“他,龙藤族。”

  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委屈。

  龙藤族怎么了?

  龙藤拧着眉,刚想问出声,就看见旁边穿着燕尾服的长者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随后他叹息了一口气道:“抱歉阁下,请您原谅零的失礼,他只是在我们国家对族群做出了承诺,不会再和龙藤族说一句话。”

  龙藤族懵了一下。

  紧接着就听面前的斯特面露难色:“并不是因为龙藤族普遍傲慢凶狠,而是零他们这个族群,曾经与我们大陆的龙藤族有过矛盾。”

  看起来这个矛盾不可言说的样子。

  龙藤看出了他们所表达的意思,但是并不信,他们龙藤族确实是木族里少有的高傲凶残的支脉,但是这着实有些凑巧了。

  龙藤这么想着深深地看了眼两人,斯特对着他露出温和的笑意,而白袍人则连头也没回,一直对着他露出白色的兜帽,格外显眼地朝他表达‘我不欢迎你’,与之前主动搭话的模样半点都不一样,

  龙藤收回视线,朝着斯特微微点头,便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看着龙藤离开的背影,斯特脸上温和的笑意不变,他知道现在周围有很多视线一直在关注着他们,一举一动都极为优雅,甚至更加从容。

  但斯特内心却暗叹了一句,可怜的主人,一关过去了还有一关,龙藤的试探暂时躲过了,还有下一个试探,不过如果接下来能顺利度过莲族族长的试探,那他们之后会轻松很多。

  斯特这么想着没有离开,而是坐在零的身边,他想按照主人的计划等待两位莲族族长的到来,继续表演剧本,结果余光却注意到,坐在龙藤身边的两位莲族一直在安静地喝茶,半点没有动作。

  显然,他们暂时不准备接着试探。

  斯特的余光看了眼上座表情冷淡矜贵的主人,轻轻笑了下,看来他得等到下次再表演了。

  另一边的四位圣骑士们在看到木族主动接近了骗子成员之后,心都有些痒痒。

  这四位圣骑士帝王册封的强者,能力极强,甚至可以说,在这片大陆上能称得上他们对手的都没有几个,如果是普通的骗子,他们自然会教训对方。

  但是,骗子是陛下带来的,就算是地位崇高的他们也不敢有丝毫挑衅的行动。

  可这个想法在圣骑士长从霍德华那边得知其中一个骗子实力远胜于霍德华之后,就开始发生了变化。

  霍德华是帝王近侍,虽然实力不如他们,但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能远胜于他,这位别国的“圣骑士”一定有很强的实力。

  “艾维诺。”

  圣骑士长轻点了下桌面。

  艾维诺是他们之中最不会让人忌惮的圣骑士,换句话讲看起来战斗力是最弱的那一个,作为友国,他们肯定不会违背陛下的意思,挑衅对方。

  但是身为骑士,切磋是很正常的。

  圣骑士长很想知道对方的实力在哪里,就算陛下知道这件事也不会说什么。

  “在那边喝酒的那个,就是霍德华说的圣骑士,战斗力也不知道怎么样,你就去和他聊聊天。”

  说实在的,这话说的有些委婉。

  但艾维诺是谁,他一听就知道圣骑士长的意思,简而言之就是让他去约个时间,互相切磋。

  对霍德华口中的强者,艾维诺也很有兴趣,带着圣骑士们的希望,他不着痕迹地凑到了正在喝酒的瑞尔特身边。

  瑞尔特此时正在品尝这个宴会上的酒,虽然滋味没有他白月酒壶的酒好,但是偶尔也可以打打牙祭。

  当然他也没忘记乔星南交给他的任务,等注意到身后隐约站着一个身挂银剑的人,瑞尔特眼里流露出一丝兴味。

  主人果然很聪明。

  瑞尔特着又往嘴里灌了一口次等酒,不对,应该说,主人为了活着真是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换做他以前的那些蠢货主人,或许在见到暴君的第一天就死翘翘了,根本走不到这一步。

  他心里想着,却没有像零那样主动开口,而是等着对方先搭话。

  乔星南此前特地叮嘱过瑞尔特,明确告诉过他,他的身份和零不一样。

  瑞尔特的设定是圣骑士,但是因为身份神秘与皇室阴私挂钩,不可言说,可一举一动,都该有着皇室的自傲,也因此才能无所顾忌地随处喝酒。

  “听说,你是混沌帝国的圣骑士?”

  艾维诺见对方不说话,他蹭了蹭鼻子,主动搭讪:“我是亚利兰斯的圣骑士艾维诺。”

  瑞尔特喝了口酒,挑眉看着对方:“嗯,我是瑞尔特,怎么,你来找我喝酒?”

  艾维诺摇头,直接坦言:“我想和你约战。”

  说着,艾维诺眼里满是战意:“我想看一看混沌帝国的圣骑士到底有多强悍。”

  没你强悍,狂化也没你强,瑞尔特喝了口酒,吊儿郎当地看着面前的圣骑士道:“行啊,但光这么说也没意思,这样,我不跟我的酒下败仗打,你喝酒喝过我,我和你打。”

  酒鬼千杯不醉。

  乔星南在知道酒鬼的卡牌属性后,就立刻写了剧本,用这个借口合理避免干仗。

  艾维诺自诩圣骑士,虽然不会随身带酒壶走到哪里喝到哪里,但是酒量也不小,自信心十足,没多想就直接答应了。

  结果这一喝就没完没了了。

  圣骑士长看着对面莫名和人开始喝起酒的艾维诺皱了皱眉头:“这怎么喝起来了?”

  “可能在跟那人攀交情?”

  旁边的圣骑士猜测。

  “艾维诺有那个脑子吗?”坐在最边上的圣骑士疑惑的看着那两个人。

  三个圣骑士恨不得自己亲身上阵,赶紧约好时间打一架,但又担心打扰了艾维诺的计划,只能抓心挠肝又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这一幕。

  乔星南坐在暴君旁边,视线扫过瑞尔特,当看到对方跟穿着金甲的圣骑士一杯杯往肚子里灌酒,圣骑士脸色通红,似乎想吐出来,而瑞尔特一脸痛快,大有继续喝下去的架势时,乔星南抿着的嘴角微微勾起。

  看样子他的剧本写得还挺全。

  至少零和瑞尔特那边都已经安全度过。

  就在乔星南心里松一口气的功夫,脚下忽然传来嘶嘶的蛇声。

  乔星南低头一看,原本在暴君右胳膊上盘着的莫金换了个位置,离自己近了许多。

  它不断地朝自己探头,碧绿的眼眸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手上的镯子。

  不知道为什么,乔星南莫名想起了刚刚想抠自己眼睛的某人。

  尽管说是物随主人,但是蛇兄你这和你主人也太像了吧?

  下一秒,蛇头就被艾斯里特捏住。

  艾斯里特硬生生用手将蛇的视线移开,紧接着看向乔星南,脸上笑眯眯地:“乔,抱歉,有没有被吓到?”

  他倒是没事,比起自己被吓到,可能现在蛇兄被吓到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乔星南眼睛微弯:“无事,艾斯里特,你的莫金很可爱。”

  艾斯里特看得出来,乔星南是真的觉得现在的莫金很可爱,就像之前乔星南夸赞莫金鳞片很好看一样。

  倒是很少有人会不怕莫金。

  艾斯里特笑了一声,瞥了眼自己捏着的蛇头,语气意味不明地道:“皮囊好看,就是太傻了。”

  没等乔星南说什么,他便转过了视线,碧绿的眸子看向下面的宴会,忽然说了一句:“乔,你们国家的宴会是什么样子的?”

  不知道艾斯里特突然问这个用意,乔星南倒是不慌不乱,他声音平稳,仿佛亲身经历过成千上百次一样:“我们混沌帝国的宴会并不像亚利兰斯一样规矩,甚至可以说是热闹,每一场宴会都像是一次个人展示,每个人或是异族都可以展现他们的特长或是异能。”

  乔星南这么说着,金色的眸子慢慢带着一丝柔和,这是斯特叔曾经给他讲述的事情,混沌卡池的卡牌们每一次宴会都会发生稀奇古怪的事情。

  “雪族在宴会上眨眼间便能做出一座冰雕,翼族则会跳着柔美的舞,湖中心人鱼从水面跳出溅起一朵朵水花,灵族们唱着颂歌,生性暴躁的狱族收敛心性加入其中。”

  实际上狱族一般是聚众斗殴表演打架来着。

  在谈起混沌卡池的时候,乔星南的话比之前多许多,就连表情远比平常温柔一些,仿佛注入了某种生机。

  就好像,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个地方,热闹又和谐,被一位高贵的帝王所珍爱。

  艾斯里特静静地看着乔星南眼里那一抹带着温度的柔和,入了迷,他第一次觉得原来有着感情的金眸远比单纯的眼珠更加漂亮。

  乔星南却又见对方盯着自己的眸子,下意识心里一激灵,视线缓缓移开,他的眼神落在喝酒的瑞尔特身上。

  一旁的暴君依旧没有转移视线,乔星南抿了抿唇,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个酒杯,试图转移话题:“艾斯里特,今天是开心的一天,你要喝一口吗?”

  艾斯里特看着对方不再柔和的眸子,有些可惜,他跟手痒似的,捏了一下黄金蟒的蛇头,随便嗯了一声。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虽然只是为了转移话题,不过乔星南也很久都没有喝酒了,耳朵通红,反应似乎也迟钝了一些,艾斯里特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喝到一半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乔星南的眼睛:“你,眼睛好看。”

  乔星南顿时清醒,生怕对方下一句就会说把你眼睛给我。

  谁曾想这之后,帝王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说话乔星南也乐的轻松,他面容又恢复了冷淡,颇为优雅地品着酒,看着自己的几个下属,心里久违地感到一丝轻松。

  直到宴会结束,乔星南回了房间,渐渐酒醒,雀跃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继续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瑞尔特坐在乔星南的旁边醒酒,说起来他其实并没有醉,只是身上的酒味很重,似乎是因为这里的酒并没有白月酒壶的酒好。

  斯特一直嘀咕,“怎么会有这么臭的人存在,天啊和他站在一起,完全是侮辱我的身份,我的衣服上肯定也沾染了这种令人发指的臭味。”

  语气不带停顿的,足以听出斯特的崩溃,当然,这句话特指的是瑞尔特,而不是他那个就算喝了酒也极为乖巧的主人。

  瑞尔特没有理会旁边的老头子,自顾自地跟主人炫耀起了自己的能力。

  圣骑士艾维诺只喝了百十杯酒就倒了,喝醉了还想脱裤子,要不是他的几个同伴过来接人,肯定要出大丑。

  不得不说,跟菜鸡喝酒,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瑞尔特明里暗里对着乔星南自夸了几句,如愿得到了乔星南的夸奖。

  斯特嫌弃地看了眼瑞尔特,随后看向乔星南:“主人,那两个族长今天并没有试探零。”

  乔星南现在十分清醒,点了点头,在宴会上,他同样也注意到零并没有被莲族试探。

  “我们不能放松,相反,在得到木族的认同之前,零每时每刻都要保持高度警惕。”乔星南说着,桌边捏了捏眉头,“对方不在宴会上试探,极有可能会私下专门来找零。”

  “假定支脉的两个族长直接找上门用切磋当做借口,倒时我们就无法推脱,可现在的问题是,零的附加技能至今也没有探索出来,携带技能只能控制一分钟。”乔星南的指尖轻点,说实在的,如果木族直接在宴会上试探反而更简单一些。

  “再者,瑞尔特也不能一直用酒做借口,不与他们比斗,可就像瑞尔特所说,就算他狂化,可能也干不过那几个圣骑士。”

  乔星南沉思着,身边的三个卡牌对视一眼,没有打断主人的沉思。

  除了升级别无他法。

  这时候就算是抽卡也不能改变他们要试探零和瑞尔特的想法,只有零和瑞尔特强大起来,才能无惧这些事情。

  然而,想起自己上次升级零时的惨痛经历,乔星南又开始心痛了,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挣钱,而且需要挣很多很多的钱。

  毕竟从n到r级原本只需要五千,他都花了两万,这次从r到sr需要五万金币,粗切估算一下升级两个r卡,他至少需要四十万金币。

  凭着瑞尔特和零去斩杀魔兽都需要斩杀四十天。

  乔星南抿了抿唇,决定要双管齐下,这么想着,他打开了系统界面。

  系统界面上,因为没有新活动,只有一个很显眼的倒计时,写着十三天。

  还有十三天就可以免费抽卡了,乔星南心里捋着思绪,在这十三天内,他需要将自己的卡牌升级成功,至少先摆脱这接二连三的试探,才能继续抽卡走剧情。

  “035。”乔星南低声呼唤了一下。

  “在的,宿主。”035有些疑惑为什么乔星南会叫自己出来,它记得宿主最近没有抽卡的打算。

  乔星南其实看不见胖嘟嘟的系统,只能听到它在说话。

  【我准备要给零与瑞尔特升级,需要大量的金币,我们做个交易呗,赚下来的钱我偷偷分给你。】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乔星南特意在脑海里跟系统说的,他觉得要是零和瑞尔特要是知道自己可能会成为吞金兽,可能会很伤心。

  还有斯特叔,如果自己赚下来还有剩余的金币,他也会给斯特叔升级。

  但最后的花销就更大了。

  035觉得自己的数据库可能出了问题。

  要不然它怎么可能又会听见宿主要给卡牌升级的事情呢?

  上一次破产的苦宿主还没吃够吗?

  035良心十分的痛,试图劝阻宿主不要给卡牌升级:“确实是需要大量的金币,所以宿主可以考虑换个想法,比如利用sr保底券抽个卡,那样你就会直接得到一个sr哦。”

  乔星南很冷静,他先感谢了一下系统推荐的优选方案,继续蛊惑道:“只要赚了钱,一切都没有问题了,所以035要来听听我的赚钱计划吗?”

  035这个只长岁数不长脑子的负责系统,还真就被他蛊惑了。

  “怎,怎么赚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