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_我靠抽卡凹人设
温和小说网 > 我靠抽卡凹人设 > 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主人!”

  斯特打开门,微微俯身站在门口恭迎乔星南。

  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混沌帝国专门修建的议事厅。

  乔星南笑着微微点头,随后坐在议事厅的主位上,视线从面前所有的卡牌身上划过。

  除了自己从亚利兰斯带回来的卡牌们,在场的还有灵族伊利斯安,巫族的艾特安,艾薇纱,木族乌德,观星者莫里……这些都是卡池的长者。

  准确的说,是一些比较靠谱的长者。

  斯特优雅地跟面前的主人介绍,“这位是木族长者乌徳。”

  在爱心屋的时候,乔星南就借助零的身体认识了一些长者,他记得乌德这位温和的木族长者,一个很让人安心的存在。

  “这位是观星者长者艾利。”

  斯特口中的艾利是一个笑容温和的人。

  乔星南看到对方的时候,微微愣怔了一下,有些意外艾利表现出来的性格。

  毕竟正如之前所见,观星者一族包括奥瑞各个都是身着白衣,脸上蒙着鲛布,神秘莫测,冷淡矜傲。

  而面前艾利黑发及腰,嘴角上扬,虽然眼睛上同样遮着鲛纱,却能让人下意识地心生好感,只是看着,就知道对方一定是个好脾气的绅士。

  “主人。”

  艾利眉眼弯弯,柔和的声音更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乔星南点点头,他本身就很擅长与人交流,原本还想找个合适的称呼来叫对方,但是犹豫了一下,便只是单纯地称呼对方为“艾利”。

  就如同称呼莫里一般。

  可能由于观星者一族的种族特性,不管是黑发的艾利,还是银发的莫里,外表都非常年轻,丝毫看不出对方是卡池长者。

  当然,就算外表看不出长者的模样,既然能获得这个称号,他们的品行和对于规则的追求就毋庸置疑。

  这几位中除了艾特安和艾薇纱两位长者,其他几位长者都是由斯特担保,特地邀请来助阵的。

  而除了卡池长者之外,同样在场的还有审判长布瑞恩,他的助手海妮娅,以及三位监狱长。

  这是乔星南在了解各个卡牌之后,让斯特叔带来的。

  乔星南将手放在椅子柄上。

  这三位监狱长也是乔星南之前抽出来的sr级卡牌。

  他的目光从三人身上划过,最后看向了一旁的光幕。

  【纱绫·监狱长·海族】

  【阿库玛·监狱长·兽人】

  【万斯·监狱长·狱族】

  这三位异族监狱长,乔星南没有想着让他们去教导卡牌们演戏或是其他,而是因为他们熟悉卡牌,性情有自带刚正公平,所以他想将帝国的立法交给这几位卡牌。

  “卡牌们的种族繁多,但作为帝国必须要有一个统一的法律。”乔星南看向自己身边的审判长,海妮娅和监狱长们,慢慢地说着他的想法。

  “卡牌们可以遵循自己的本能和习惯,这可以让人看做是我们帝国的特色,是属于混沌帝国的风土人情,但也必须有底线,而这个底线,将由你们来制定。”

  听到这段话,监狱长和审判长还没反应,卡池长者们率先点头赞许。

  “若是指定统一的规则底线,到时候教导训诫那些犯事的卡牌也会更加方便。”斯特轻轻抿了一口茶,有些惊喜。

  “交给审判长,海妮娅以及监狱长们,我们是放心的。”艾薇纱用手巾优雅地抿了抿嘴角,她严肃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我们不放心!!!

  玛娜伦德翅膀都快炸毛了,一旁瑞尔特也停下了喝酒的动作,不过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想法。

  “若是有需要

  的地方,我们卡池长者,也很乐意帮助你们。”

  “这可是一件大事。”

  艾特安精神矍铄,这个时候声音更是慷锵有力。

  显然,卡池长者们非常支持主人准备制定法律的提议。

  在这之前混沌卡池没有法律。

  类似于监狱长这样,自带约束属性的卡牌不需要法律,他们会在规则的影响下,做出最正确的行动,而若是有卡牌真的做错事,他们往往在接受制裁后,下次还敢。

  主人制定出法律后,不说别的,大部分卡牌都不会想着要去跟主人作对,惹他生气,自然也能减少犯错率。

  玛娜伦德和瑞尔特的脸色更加僵硬了。

  “主人,若是法律太严苛了,有些卡牌可受不了。”瑞尔特喝了口酒,直接点了出来。

  他们有时候也不是故意犯错。

  只是受到本身卡牌属性的影响,下意识地做了一些让外人看来十分欠揍的事情。

  玛娜伦德在一旁疯狂的点头,顺便还拉了个队友:“火一,你说是吧?”

  火一下意识地想点头,毕竟它有的时候被气狠了也会控制不住本能去烧死对方和对方干架。

  但下一秒,火一就被斯沙给捏住了,而在斯沙肩膀上飘着的幽蓝色火焰,声音低低的:“我们和老大支持主人的决定。”

  “火二说得对哦!”火一似乎和斯沙他们交流了一些,从斯沙手中出来的时候,气势格外高昂,“我支持主人,只烧坏人,不随便烧人!”

  而对于瑞尔特和玛娜伦德提出来的建议,乔星南没有忽视,他轻笑地看向海妮娅,“海妮娅会注意着这件事情。”

  海妮娅听到主人叫了自己的名字,一双秋眸如水般潋滟,她淡蓝色的长发微微一动,手指轻轻拨动了琴弦,“当然,主人。”

  瑞尔特和玛娜伦德之前所说的话,乔星南也一早考虑过。

  法律是严正的,如果说审判长和监狱长,再加上卡池长者们象征着法律的严苛,那么海妮娅就代表着规则的柔情。

  在抽中海妮娅这位抱着竖琴的人族卡牌,且在知道长相如此和善的海妮娅还是布瑞恩手下的人后,乔星南就对这位很好奇。

  他特地看了看这位的资料。

  人族的海妮娅,擅长音律,喜爱与人鱼,海妖,精灵等一同演奏,性情极为和善。

  这样的卡牌原本不应该与审判长这类职业扯上关系,但海妮娅却有一个特殊的天赋和技能。

  那就是能精准地在人性与审判之间把握一个度。

  乔星南的目光落在海妮娅的竖琴上,上面共二十四根弦,每五个琴弦代表着人族的一个情绪,喜怒哀乐俱,而少的那一根弦则代表着公平。

  深知人性的海妮娅,一直辅助着严正的审判长和裁决者。

  在这个时候,作为法律中那一抹柔情的底线,乔星南还是比较放心的。

  “对了。”

  乔星南将自己的通讯珠子递给了审判长布瑞恩。

  “我在临走的时候已经与瑞格奈和威迪斯商量过了,你们直接用通讯珠子联络他们就好。”

  这个珠子,能够穿越位面大陆联系到远方的人?

  布瑞恩扶了扶金丝框眼镜,他对着乔星南轻轻点头:“好的,主人。”

  能够与弟弟,还有威迪斯一同商量制定法律规则,也是一件好事,毕竟这件事不允许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将审判长那边的任务分配好了,眼见着他们已经坐到议事厅的另一侧开始讨论了,乔星南微微一笑,开始处理下一件事情。

  “五万个卡牌,现在已经分成了众多小队,现在我们需要大致按照卡牌们的性情和技能,将自己手中的卡牌小队分配一下

  ,给他们安排合适的职业。”

  “职业划分结束之后,便可以针对性的安排有经验的卡牌展开指导。”

  其实这件事情还是挺好分配的。

  毕竟都是在帝都的人。

  海族因为种族的限制,可以安排在帝宫的湖泊负责天茗的培育,鲛人织布,而海妖可以安排在之前的歌舞院。

  木族负责培育粮食,药材等等,他们能分布在帝宫中当农官,亦或是在帝都当个普通的平民。

  而武力值强悍或能力特殊的,大都可以成为侍从骑士亦或是官员。

  “我们帝国异族与人族皆为平等。”

  乔星南轻声道,“一切的安排不倚仗种族,全部凭借实力。”

  “当然,在我们初步决定之后,要与那些卡牌商量一下。”

  他们给卡牌们设定的剧本职业,卡牌们不喜欢的话也不合适,在乔星南看来,既然要演一年,必须让卡牌们喜欢才是,否则容易出现差错。

  现在人少,职位调动更方便。

  等到之后十一座城池的卡牌抽取出来之后,若没有什么意外,接下来的卡牌就可以自由选择职业,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费尽心思安排。

  “先在帝都实行一段时间,往后我们可以把帝都作为模板,帝都内表现优异的卡牌可以充当导师,往后抽出的卡牌们可以自由挑选剧本职业,通过导师的考核后,就可以直接上场。”

  当然,现在帝都的职位安排都还没有决定好,乔星南在这个时候,也只是顺嘴一说,他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卡牌们,点了点头:“开始吧。”

  每一个卡牌的面前有着乔星南之前准备的一张纸,上面是帝国的各个职位,包括已经满员的六大圣骑士。

  十二骑士长和十二宫廷辅佐官还没有满员,除此之外还有平民,商人,游人,贵族,平民,骑士等等。

  所有的卡牌们表情严肃,立马开始分析自己手中的信息,将合适的人选写在职位下面。

  就连往常是不是就会喝口酒的瑞尔特,在这个时候,明显连酒都没有喝几次。

  更不要说一向认真负责的风凌和零两人了。

  乔星南轻笑了一声,认真地看向自己手中那些卡牌。

  虽然现在辅助乔星南的卡牌很多,但毕竟是要认真分析才能得出每一个卡牌适合什么位置,工作量也确实不小。

  此时已经快到了傍晚,眼见时间不早,乔星南示意卡牌们可以先去休息:“明天还有时间,大家不用急。”

  “明天早上来议事厅,继续处理未完成的事情就好。”

  卡牌们没有拒绝。

  他们其实不累,只是卡牌们都清楚,如果自己不休息,主人也会继续工作下去,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主人好好休息,明早再继续工作。

  “主人。”

  正等在场的卡牌准备离开的时候,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观星者奥瑞正要起身,听到声音,瞬间坐得笔直,那是他们一族长老的声音。

  “莫里有什么事情吗?”

  乔星南看到不只是莫里,奥瑞和艾利在这时也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作。

  很明显,他们三个应该是组团有事找自己。

  回忆最近观星者一族的情况,乔星南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曾听说的“拔花事件”。

  不过,观星者一族行事向来周全,应该不会在这么多卡牌的面前提起这件事,所以应该有正事?

  乔星南想着,笑道:“莫里是有什么建议要给我吗?”

  “他能有什么建议,族里拔了我们的花都不认账,哼。”木族长者乌徳嘀嘀咕咕地道。

  因为声音很小,只有旁边的三个观星者听到了这话。

  莫里的脸刷——地一下,肉眼可见地变得有些僵硬。

  原本脸上带着些许温和的艾利也有些尴尬。

  唯独只有茫然的观星者奥瑞不知道对方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拔花?

  拔花跟他们观星者有什么关系?

  观星者奥瑞挺直脊背,没有丝毫露怯,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对面的两个长者。

  看莫里和艾利两位长老的样子,明显是知道这件事情。

  观星者奥瑞心里一梗,观星者一族之前放的粉色烟火球,都没提前给他说就算了。

  昨天他带着乔曜和辰北两位殿下去玩了,很明显在那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居然依旧没人告诉幸运的观星者奥瑞!

  自己兢兢业业想要充当主人的左右手,为族里争光,他们居然还隐瞒自己!

  奥瑞有些不平衡了。

  他下意识地使出了技能,想要知道乌徳口中拔花的事情。

  紧接着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奥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好丢脸,已经丢脸到家了!

  他们族人怎么能拔花!这要是被主人知道了他们观星者一族还混不混了?自己还能不能成为主人左右手了?!

  奥瑞内心翻江倒海。

  幸亏乌徳那家伙的话很小,主人应该不知道……应该。

  耳边传来技能使用的冷却声音,乔星南察觉到木族长者在嘀咕着什么,随后就看到奥瑞苍白的脸色,有了几分猜测。

  他挑了挑眉,还没有说什么,就听到观星者莫里镇定地道:“主人,我有一个想法。”

  乔星南的注意转移到了莫里身上:“嗯?”

  “卡牌们有的根本不擅长演戏,他们称呼您为主人,虽然仅仅是一个称呼,但若是有一天在其他人面前喊了出来,到底有些不太合适。”

  艾利接着莫里的话道:“但习惯很难改变,若是我们统一称呼主人为陛下,形成习惯之后,也就不容易暴露。”

  其实观星者的话,从另一个方面理解,也就是卡牌们需要真心实意地把面前的主人,当成一个帝王。

  乔星南若有所思。

  就连早已经起身的卡牌们,在这个时候也陷入了沉思,事实上,就算是他们在私下里称呼乔星南,也是叫主人的,只有面对着外人,他们才会称呼“陛下”。

  当然称呼‘陛下’还是‘主人’这只是一件小事,但以小见大,引起了卡牌们的许多思考,或许他们现在对待主人的时候,更应该将对方当做一国之君,这样主人的剧本才不会出现漏洞。

  不得不说,称呼还是挺重要的。

  只是这些都应该是在将卡牌们的剧本安排好后才需要思考的事情。

  既然艾利提了出来,乔星南也就顺势同意了的观星者提议。

  等所有的卡牌们离开后,乔星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忙了一天,此刻休息的时候倒显得格外的空闲,他散漫地把玩着手中的通讯珠子按了下去。

  很快空中便出现了艾斯里特的影像。

  两人约定好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每天都要用通讯交流一下自己的近况。

  毕竟距离远了后,身边经历的人和事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

  比艾斯里特更懂得经营感情的乔星南还是很关注两人这方面的事情。

  当然,艾斯里特觉得就算乔什么话也不说,单单只坐在自己身边,他也能盯着对方看一天。

  时间就这样,在乔星南白天与卡牌们相处,看着斯特叔他们教导卡牌,晚上与艾斯里特交流中,慢慢流逝。

  而在差不多三个月后,乔星南看着光幕里的艾斯里特,“你的事情处理好了?”

  “嗯。”

  艾斯里特有些雀跃,碧绿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乔星南,在光下微微闪烁。

  三个月的时间太长了。

  原本艾斯里特是在处理亚利兰斯因为魔兽而造成的一系列灾害问题,准备等情况稳定了就去找乔,但也没预料到需要处理的事情会这么多。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每天与乔星南挂断光幕后,还加班熬夜两个小时,现在怕是还跟乔见不了面。

  如今离大陆交换生来也差不了三个月,艾斯里特也就暂缓了去找乔的打算,处理了一下未来的大陆交换生的事宜,顺带看了一场热闹后,才准备来见乔。

  “金鳞王已经醒不过来了,异族那边群龙无首,我多待的这几日,也查探了一番异族那边的境况。”

  知道结果后还真有些愉悦。

  艾斯里特轻笑了一声,“异族现如今一时半会不会再打人族的主意。”

  乔星南嗯了一声,比起异族那边的动静,他更在意的还是大陆交换生。

  以及现在艾斯里特要来的事情。

  也幸好这段日子所有的事情逐渐步入了正轨,乔星南早已经抽出了其他几个附属城的卡牌,只剩下最后两个附属城池的卡牌还在竞选当中。

  足以应付这次的事情了。

  乔星南也就没有阻止对方,而是直接道:“艾斯里特,我的帝国欢迎你的到来。”

  他金色的眼睛如金琉璃般剔透,眼里盈满了笑容。

  艾斯里特放在身侧的手微微紧了紧,他压抑着内心的冲动,就快了,马上,他就要见到乔星南了。

  亚利兰斯帝王要来的消息,瞬间从主城传遍了周围几个附属城池。

  “实战的机会来了!”

  “虽然现在并不是非常重要的时候,但这次一样不能给主人丢脸!”

  “可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和未来要做的事情不是都一样吗?”

  乌利威听着周围其他海族的话,陷入了沉思。

  他们平常就在这里侍弄天茗,要不然就是去歌舞院里玩,也没有什么需要特别要做的。

  “啧,那几位卡池长者都说了,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最重要的保持对帝王的最真诚的崇敬就好。”

  然而对主人的忠诚,对卡牌们来讲就是最本能的事情,完全不需要表演。

  尤其他们的主人是乔星南,那个尊重卡牌,会切心实意的为他们考虑的男人。

  混沌帝国里几乎所有的卡牌都是这样的想法。

  而等艾斯里特带着霍德华等人,从魔法阵中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站在最前面的黑发帝王。

  他的身后站着人族与异族,不论是骑士还是大臣,目光落在帝王身上时,永远都是一样的忠诚。

  乔有一群臣服于他的子民。

  艾斯里特扫了一眼之后,目不斜视地看向乔,他嘴角上扬,凑近了对方:“我来了,乔。”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但艾斯里特仍旧有些不满足,他想要再贴近乔,就像上一次乔吻他那样亲密。

  但现在乔的这些下属,一个个目光炯炯的看着乔,担心乔会生气的艾斯里特,一时间没有轻举妄动。

  “嗯。”乔星南不知道艾斯里特想做什么小动作,他看着面前的艾斯里特一时间也有些怔愣。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不再隔着光幕看对方,自己这个小男朋友似乎变得更帅了一些。

  “我们走吧。”

  半晌之后,乔星南移开了视线,他看向了一旁朝自己行礼的铎乐示意对方起来。

  这次是由铎乐“带着”艾斯里特和霍德华来的,实际上就连莫金也来了,现在正顺着霍德华的胳膊向下游。

  它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小伙伴

  。

  “艾斯里特叔叔。”乔曜乖乖地跟面前的金发帝王打了声招呼,随后便欢快地找朝自己奔过来的莫金。

  辰北不爱说话,此时冷淡地对艾斯里特点点头,跟在乔曜身后。

  莫金激动地用尾巴尖不断拍着地。

  艾斯里特也没有闲心管它,示意霍德华看顾着对方之后,便一直跟乔星南说着话。

  “乔,一切从简就好。”

  艾斯里特轻声道。

  可能是因为舟车劳顿,乔星南感觉面前的艾斯里特情绪似乎有些不对,闻言点了点头。

  “先去收拾一番吧。”

  乔星南这么说着示意大臣们不用跟着自己,叫人照顾着莫金他们,他带着艾斯里特前往对方居住的宫殿。

  庭院的天使喷泉的水在光下如同碎钻一般,绕过回廊,金碧辉煌的宫殿出现在了眼前。

  而进入宫殿之中,艾斯里特微微愣神,里面的装饰居然和他的房间相差不大,很明显是乔星南特地为自己准备的。

  “之前侧殿早已经备好了热水。”乔星南让零他们在外面等着,关了门看向宫殿中的艾斯里特,刚想叮嘱对方说些什么。

  下一秒,他的身体猛地就被抵在了门上,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艾斯里特的手轻轻扶着乔星南的后脑勺,以免碰到门。

  而这样的姿势,看起来却更加强势,乔星南呼吸一窒。

  他想抬眼看着艾斯里特,下一秒,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乔。”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你想念莫安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