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_心上蜜桃
温和小说网 > 心上蜜桃 > 第5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章

  当颜安安和江黛看到左然开的农家乐时,再一次刷新了她们对农家乐的认识。

  这是什么高奢版的农家乐,简直跟豪华型的度假别墅差不多,得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开得起这样的地方农家乐。

  果然有钱就是可以胡作非为!

  “安安,你说左家到底有多少钱,经得起左然这么败吗?”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颜家虽然家境不错,但颜安安从大学开始就是自己拿奖学金兼职的主,没像左然这样败过,所以不知道。

  左然凑了过来,“小嫂子,你这么看着我,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江黛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说你坏话?”

  左然哈哈一笑:“就你们脸上这表情,从小到大,我没见过上千次也几百次了。”

  江黛、颜安安:“……”

  果然是从小败到大的主!

  不过这处农家乐环境是真的很好,颜安安和江黛两个人兴致勃勃地转了几个小时,都不露疲倦。

  两抹身影在一出花圃处欢快地舞动着,站在楼台上的两人安静地看着,谁也没有破坏这美好的气氛。

  晚上,颜安安和江黛两个人在看烤全羊,烤得差不多了之后,江黛去叫他们过来吃。

  江黛正欲进去,就听见司珩开口说:“你还是放不下和宋简当年的事情吗?江黛挺好的,性子单纯,适合你。”

  韩哲脸色罕见的沉重,似乎是在逃避这个问题。

  司珩劝他:“韩哲,人不能一直活在过去。”

  韩哲一直闭口不言,直到司珩突然叫了声:“江黛。”

  他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江黛一眼。江黛突然间思绪错乱,见到司珩叫自己,她尴尬地笑了笑,语气发颤:“烤、烤羊肉好了,我来、我来叫你们一声。”

  尽管江黛竭力忍耐,但小姑娘的心思简单易猜而且控制不住,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场面太尴尬,江黛哭着跑了出去。

  “还不去追。”司珩看向韩哲。

  韩哲顿了几秒,后知后觉地追了上去。

  颜安安见人还没到,特意过来找他们,结果就看到江黛哭着跑了出去。

  “这是怎么了?”她疑惑地看着司珩。

  司珩抱了抱她,“没事,他们自己会处理好的。”

  江黛跑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孤零零地有几盏路灯,人影绰约,她委屈地蹲下,抱着自己的双膝哭了起来。

  听到身后有动静,她用力地擦了擦眼泪。

  韩哲就站在她的身后,身形挺立,冷峻的脸上比平时多了一丝黯淡和愧疚。

  江黛站起来直视他,笑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你有喜欢的人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纠缠你了。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也可以从公司辞职的。”

  江黛将眼泪又擦了又擦,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眼泪好像掉个没完没了,怎么都控制不住。

  韩哲递给她一张纸巾,低哑道:“江黛,对不起。”

  江黛忙摆手哽咽道:“你没有对不起我,感情的事情哪有谁都对不起谁,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而且你这么优秀,我也不后悔喜欢过你。我现在就是、就是有点难过,你不要管我。”

  韩哲一直站着没动,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十几分钟。直到江黛心情平复下来,她冷静地说道:“我们过去吧,再不过去安安会担心我们的。”

  韩哲伸出手扣住了她的手腕,“真的没事?”

  江黛用力地点点头,“嗯,我没事。”

  她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而后头也不会地往前离去。韩哲望着她的背影,向来平静无澜的心底正在翻涌动荡。

  但他竭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江黛一回到烤肉的院子,颜安安立马过来找她。

  “黛黛,怎么了?”

  江黛还是摇头,“我没事,咱们吃羊肉吧,这烤全羊真的好香。”

  烤羊肉的师傅将上面的肉撕扯下来,放在一个大圆盘上,边上还有几个酱料碗。

  江黛拿起一大块,尝了一口,感叹道:“安安,真好吃,你也快吃。”

  除了羊肉,还烤了许多别的。左然还特意让人搬了一箱啤酒过来,弄得像在吃大排档似的。

  江黛全程带着笑脸,要不是那眼眶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别人只怕根本就猜不出来她这会不开心。

  吃完之后,各自回了房间。

  颜安安跟司珩商量,“今晚你就一个人睡,我过去陪陪黛黛。”

  司珩知道她们两个人感情好,也没有拦着,只是叮嘱道:“嗯,早点睡。”

  颜安安特意去左找然去弄了一点吃的,捎到了江黛的房间,还偷了几瓶啤酒。

  以前就是这样,两个人但凡不开心,偷偷吃点烧烤,喝点啤酒就好了。江黛和颜安安两个人家境都很殷实,但是生活习惯都很随性,这才能一拍即合,成了这么多年的好姐妹。

  “黛黛,我来了。”

  江黛朝她笑笑,“我就知道拦不住你。”

  颜安安呵呵一笑,找来一个小桌子,把所有的东西都摆好。江黛刚洗完头发洗完澡,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头发没有完全吹干。

  两个人举起一罐啤酒干了杯,颜安安试探性地问她:“你和韩哲怎么样了?之前有段时间听你一直吐槽他,我以为你不喜欢他了。”

  江黛苦笑,嗓子被灼得难受。

  哪有什么不喜欢,只是她自己的别扭罢了。每天为了能见韩哲一眼,就早早地去停车场等着,然后两个人客气地打声招呼。

  韩哲对她还算客气,江黛知道,那是因为安安和司珩的原因。若是没有他们两个,只怕韩哲对自己和对其他人是一样的冷漠。

  有段时间,她的确是经常吐槽韩哲,跟同事们一起偷偷吐槽他冷漠专制,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以为这样可以减少一点喜欢,其实并不能。

  反反复复的,那些明里暗里试探的小动作。直到今天,听到司珩说到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江黛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过去的行为在韩哲眼里有多幼稚。

  “安安,我发誓,我不会再喜欢他了。真的,我保证不喜欢他了。这世上什么样的好男人找不到,喜欢我的人那么多,一定会找到比他好的,一定会的。”

  江黛小脸嘤红,粉唇张合,整个人看上去可爱又惹人心疼。

  颜安安抱了抱她,“没事,有我在,都会过去的。”

  江黛小声啜泣,“呜呜呜,安安你真好。”

  露天的游泳池旁,韩哲穿着熨帖的西装坐在那里。天上的月亮圆润皎洁,照在他的身影上,显得萧瑟孤独。

  司珩和左然两个人在身后看着他,末了,司珩往前走去,左然也跟了上来。

  三个人并排而坐,左然感叹道:你说我们三个都多久没有这么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过了?

  平时就算聚会,也是酒吧或者餐厅。像这样的场景,都想不起来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司珩难得配合地搭上一句:“记不清了。”

  左然发出一声长叹。

  司珩说:“韩哲,宋简当年的死是个意外,何必一直这么困住自己,不给自己一点机会。”

  宋家和韩家是世交,宋父宋母去世后,宋简是宋老爷子的独孙女。宋简喜欢韩哲喜欢了很多年,两家也有意联姻。

  当宋老爷子提出的时候,韩哲拒绝了。之后宋简就离家出走了一段时间,后来和人在爬山时出了意外,滚下山坡,没有抢救过来。

  司珩和左然都知道,韩哲一直自责愧疚的原因不是因为拒绝了联姻,而是没有早点告诉宋简自己的心意。

  如果他能早点狠心告诉她,或许宋简就不会抱有任何的期待,也不会情绪那么激烈,在蹦迪完的第二天又和人爬山,因为精神不好而……

  自打宋简的事情之后,韩哲就对所有的女孩子都保持着冷漠疏远的态度,不给对方丝毫的希望。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左然也劝他:“小宋简如果知道她当初喜欢的那个温柔的韩哲哥哥,变成这么冷漠孤僻的样子,心里一定也会很难过的。”

  任凭司珩和左然怎么劝,韩哲都像铁了心一样。

  他站起身来,冷淡道:“她值得更好的人。”

  而不是一个连爱都快忘了是什么的残缺的他。

  左然看着韩哲倔强的背影,长叹一声:“你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你为了小嫂子也是这样魂不守舍的,韩哲现在因为宋简变得越来越冷漠……”

  司珩突然问了一句:“以你多年的情场经验,你觉得他对江黛是什么样的感觉?”

  左然受宠若惊,认真思考:“我觉得以我多年的情场经验,他可能是喜欢上人家了,但是不敢承认。”

  司珩:“你确定?”

  左然后退一步,“不确定,这是正常的推理,但是韩哲他不是正常人呀。如果按我的推测来的话,你看,每次江黛喝醉后,只要有别的男人一靠近,韩哲立马就会出现。而且江黛每次喝醉了,韩哲也都会主动送她回去。你见过他对别的女孩子这样吗?”

  司珩想了想,回答:“没有见过。”

  左然:“那不就是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是你和韩哲这样的闷葫芦。”

  司珩瞪了他一眼,左然立马改口:“我的意思是韩哲这样的闷葫芦,不是说大哥你。”

  司珩懒得跟他在这里继续八卦,往房间走去,左然在身后忙喊:“哎大哥,你这么早回去干什么。反正小嫂子也不在,你一个人睡得着嘛,不如我们聊聊天呀。”

  司珩:“……”

  谁要跟你聊天!

  颜安安和江黛两个人聊天聊到大半夜,几乎把整个大学做过的那些坏事都扯了一遍,第二天睡得迷迷糊糊的,等她们两个醒来,都已经是大中午了。

  洗漱一番之后起床,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左然,颜安安问他:“怎么不叫我们起床?”

  左然解释:“大哥说让你们两个昨晚肯定没怎么睡,所以让你们久睡一会。去吃点早餐吧,待会带你们去摘草莓,又大又红又新鲜的大草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