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_心上蜜桃
温和小说网 > 心上蜜桃 > 第3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章

  司珩有没有受刺激,颜安安不清楚。不过回到酒店休息之后,颜安安突然接到了江黛打来的电话。

  江黛竟然来了三亚!

  太久没有见到她,颜安安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有些按捺不住的惊喜。

  司珩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出来时,看到颜安安满脸笑容的模样,他擦脸的动作顿了顿,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谨慎,仿佛知道她要干什么坏事似的。

  颜安安白皙的大长腿一收,从床上翻了一个身,然后讨好地凑到司珩的面前,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老公。”

  她接着说,“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

  司珩面露狐疑,并没有表示出感兴趣的模样,颜安安自顾自地说:“下午你自己去玩好不好?黛黛也来三亚了,我太久没见她,下午想去陪陪她。”

  司珩神情微冷,“哦?所以你是打算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吗?”

  颜安安解释:“这怎么能叫丢呢,你这么受欢迎,只要一出门,肯定有人找你不会寂寞的。”

  司珩笑容愈发冷淡,“你就这么放心我?”

  颜安安十分肯定,“你都是我老公了,我相信你一定坐怀不乱,绝对不会被别人的美色迷惑的,对吧?”

  司珩没什么表情,“可我不放心你。”

  颜安安:“……”

  “司教授,你这就不对了,你怎么连这点信任都不能给你的小妻子呢!”

  颜安安噘嘴,双手胸前交叉,小脸气鼓鼓地瞪着司珩,故作生气的模样幼稚又可爱。

  司珩见把人逗得差不多了,松开道:“去吧,有事打电话给我。”

  颜安安立马咧嘴一笑,“就知道老公最好了。”

  司珩嘴角牵扯出一丝无奈的笑意,每次撒娇的时候一口一个老公,平时让她这么叫的时候怎么都不乐意。

  脾气跟只傲娇的小猫咪似的,高兴了才给你摸一下,不高兴了就拿高傲的尾巴对着你。

  颜安安得到许可后,在自己的行李箱找了又找。刚刚江黛让她穿得好看一点,自然得好好挑挑。

  最后还是穿了一条玫红色的波西米亚长裙,因为司珩说了一句好看。

  临走,她还在司珩的脸上啄了一下,笑意飞扬,司珩望着她的背影,目光深情笃定,而后淡定地给左然打了一个电话。

  见到江黛后,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拥抱了一番。

  几个月没见,颜安安觉得江黛好像成熟了许多,以前单纯天真,肆意飞扬的人突然多了些克制沉稳的气质。

  颜安安没有问江黛为什么突然来了三亚,反倒是江黛一个劲地打趣她和司珩。

  “司教授这么高冷的一个人,被你教得服服帖帖的,安安你怎么这么厉害?”

  颜安安嘴里跟着默念了一下高冷,想到在大街上、在大海里拉着自己公明正大的拥吻,还对她公主抱的人,怎么都觉得这两个字跟他有点搭不上边。

  她羞敛地笑了笑,将这事翻篇。

  海水拍打着沙滩,温柔的风吹过她们的脸颊,发丝凌乱,颜安安牵着江黛的手,内心觉得从未有过的踏实。

  快傍晚时,她试探地问了问江黛:“晚上要不我们一起吃饭?”

  江黛笑她,“怎么,这么快就想你家司教授了?”

  颜安安看了前方的暮色一样,声色喑哑,“好像是有点。”

  江黛笑得更加欢乐,爽快答应,“好,不过你先陪我去一个地方。”

  她被江黛拉着,走了一阵之后,江黛突然又让她闭上眼睛。

  颜安安乖乖听话。

  周围突然变得十分安静,先前嘈杂的人声已经没了,江黛在一旁提醒了一句:“眼睛不许睁开噢。”

  “嗯嗯,没睁。”

  颜安安不知道被她带到了哪里,江黛突然停下,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安安,到了,睁开吧。”

  颜安安蓦地睁开双眼,宽阔的沙滩边上,彩灯环绕。边上站着司珩的父母,还有她爸,佩姨,颜乐,以及左然和韩哲他们。

  司珩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露珠顺着花瓣垂落,掉在司珩的手上。

  他的目光炙热、深情,颜安安只觉得胸前某处猛烈跳动,随时都会呼之欲出一样。

  司珩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一沉镇静沉稳的人,此刻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当初结婚太匆忙,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安安,对不起。”

  颜安安只觉得喉咙像被堵住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眼眶有湿润的液体在萦绕,她很想去抱一抱司珩,但她知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所以只能控制住自己。

  “之前你问过我一个问题,问为什么和我结婚的是你,现在我想告诉你。”

  大四那年,司珩的状态并不好。司父司母逼他回公司,而他自己想进一步深入研究生物学。那段时间,是他第一次和家里冷战。

  整天整天泡在图书馆里,他去的那层阅览室,平时人很少,上面的桌子都积了一层薄薄的灰。但他喜欢,因为那里没人。

  后来颜安安来了,每天手上都抱着一个画册,画的东西五花八门,有时候是她在路上看到的一只小猫,有时候是校园里步履蹒跚的两个老人,有时候也会是手牵手的情侣,画里的内容总是格外的美好安静。

  有一次颜安安走得太匆忙,将画册落在了阅览室里,司珩没忍住好奇,装作无意地翻看了两下。

  颜安安也经常来,他偶尔会抬头看她,但颜安安总是十分专注,眼里仿佛只容得下她那几只画笔和她的画册。

  司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后来他决定出国继续研究生物学,当时还不敢轻易给出承诺。

  他用了最快的时间选修完所有的生物学课程,跟着最厉害的生物学家做了很多厉害的研究,成为生物界学的一匹黑马。

  被T大邀请成为特聘教授的时候,是他最高兴的一天,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回来见到自己的小丫头了,谁知道颜安安这时已经出国了。

  而且身边有了一个关系十分亲近的师兄,司珩几乎每一次去偷偷看她,都能见到她和她的师兄在一起。

  最后默默回国,沉默是他留给颜安安最后的一份温柔。直到她又回来,而且还在找人相亲时,他才重新出现到了她的面前。

  话落,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能听见风推动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颜安安到底没忍住,让眼泪掉了下来。

  司珩从花瓣里掏出一枚戒指来,问她:“安安,我喜欢你,喜欢很久很久了。现在我想重新问你一次,余下的日子,你愿意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吗?”

  颜安安此刻的心情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满脑子都是眩晕感,但她没有忘记回答司珩的话:“我愿意。”

  司珩站起身来,将戒指轻轻戴到了她的手上,温柔地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滴。

  颜安安问他:“戒指不应该是一对吗,你的呢?”

  左然赶紧把属于司珩的那一个戒指也送了下来。

  颜安安接过,把它圈在司珩的手上,她笑着说:“戴上了就是我的人了,以后再反悔就迟了。”

  司珩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含笑道:“我们之间,反悔的键只给了你一个人。”

  颜安安反驳,“我才不要这键呢,谁爱要谁要,反正我不要。”

  颜潜和司父司母都站了过来,替孩子们祝福。

  颜潜眼里也浸出了泪水,他怀着歉意道:“安安,爸也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当初你一回来就想让你联姻,是爸的错。爸过去总自私的以为,将来整个公司都是要交给你的,所以想找个人替你分担,却从来没有真正在乎过你想要什么,是爸不好。”

  岑佩垂着头,几次想开口,都没敢说出来。

  颜安安知道她想说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犹豫。因为太过于愧疚,所以连“对不起”这三个字她都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出口。

  颜安安看了一眼司珩,又看了眼乖巧的颜乐,她发自内心地微笑道:“爸,佩姨,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你们好好过。”

  岑佩忽而抬起头来,眼里有惊讶更有感激。

  晚上风渐渐大了起来,司珩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大家往餐厅里走去。

  司珩已经在预定了晚餐,两家最重要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这里,司珩紧紧握着她的手,颜安安感受到他掌心里传来的力度和温度,抿嘴一笑。

  餐厅里,江黛因为方才太感动有些哭花了妆,等她再回去的时候,只有韩哲身边多了一个空余的位子。

  她先是点头和韩哲示意了一下,而后优雅地坐下,两个人仿佛只是普通的朋友那般。

  韩哲看着她淡然自处的模样,心里涌出一丝异样的情绪来。这情绪一直纠缠着他,让他时不时就看向身边的人,但对方似乎已经将他忘得干干净净。

  仿佛之前的表白只是一场闹剧,这个发现让他有些不舒服。

  江黛举起举杯,祝福他们——

  “安安,你和司教授一定要永远幸福。”

  满满的一杯酒下肚,江黛似乎也没什么异样。韩哲不知,明明几个月前,这个小丫头还是喝几杯就倒的人。

  这会都第三杯了,她竟然还一点事情都没有。

  韩哲有些好奇,又觉得自己逾矩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