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0_小青梅
温和小说网 > 小青梅 > chapter 80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80

  此为防盗章

  白璐微愣,眨了眨眼睛,是庾澄庆的情非得已,很多年前风靡大陆的流星花园里面的主题曲。

  低磁悦耳的男声慢慢传了出来,混着简单动听的旋律,一下把人拉回了那段时光。

  轻快,熟悉,歌词曲调却带着点点的青涩。

  让人立刻体会到那种,对心爱女孩难以克制的仰慕,同时又自卑胆怯的心情。

  充满爱情和怦然心动的一首歌。

  难得景言能唱出这种感觉。

  而且出奇的好听。

  白璐目光落在那个拿着话筒的人,心情突然愉悦了几分。

  一首歌结束,整个房间响起了热烈的叫好声,其中陈天昊最为大声。

  “景少难得愿意唱歌,在座各位今天可算是开眼了!”

  “这怕是托了某人的福”,秦子然朝白璐挤眉弄眼。

  景言低头笑,拿着话筒走了过来,在白璐身旁坐下,伸手揽住她的腰姿势闲适的倚在沙发靠背上,无处安放的大长腿随意弯起抵在地面。

  下一首歌切了进来。

  是一首粤语歌。

  Beyond的喜欢你。

  白璐望向身旁那人,景言眼睛正亮晶晶的看着她,里头都是笑意。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抹去雨水双眼无故地仰望”

  歌声缓缓响起,音调几乎和原唱一模一样,而且咬字很标准,粤语发音极好听。

  比起平日里说普通话时有种特别的魅力。

  歌声渐到高潮部分。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景言侧头含笑望着白璐,歌词缓缓吐出,一字一句不容拒绝的侵入她的脑海。

  白璐和他对视了几秒,几乎是惊慌失措的移开了视线。

  她悄悄深吸了几口气,缓缓平复着有些慌乱的心跳。

  景言唱了五六首歌,房间的气氛已经达到了最高点,其他人接二连三的都去点歌,那头的麻将桌空了出来。

  白璐极其自然的用余光瞟了一眼,过了一会之后又偷偷看了一眼。

  景言见状暗笑,凑过去低声问:“要去打麻将吗?”

  “好吧”,白璐状似勉强的点头。

  两人走过去方一落座,另外一名女眷就随之坐了下来,然后伸出双手开始洗牌。

  白嫩细长的手指按在翠绿色麻将上,被涂抹成大红色的指甲格外显眼。

  “哎呀,我也好久都没打牌了,过来凑个角没问题吧,景少?”她目光轻飘飘的望向景言,嘴唇也是艳红无比。

  脸很生,白璐确信自己没有见过她。

  “当然可以,正愁没人呢。”

  景言礼貌微笑,然后低头在白璐耳边轻声开口:“这是长源大公子谢陆的女朋友。”

  女朋友?白璐脑海立刻闪过前不久谢陆结婚的新闻,然后瞬间了然。

  她没有表露出一丝异样,弯起唇朝对面那个女人点头权做打招呼。

  景言环顾周围一圈,朝正在兴致勃勃唱歌的秦子然招手。

  “秦子然,过来,凑个数。”

  “我这刚进入状态呢!”秦子然抗议。

  “别,你进入状态了才可怕,赶紧过来,不要毒害大家的耳朵了。”景言笑道。

  秦子然骂了两句,拉着一旁正欲接手他话筒的陈天昊一起过来了。

  “走走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四人凑成了局,景言照旧在一旁观战。

  第一局秦子然自摸,得意地不得了,接着陈天昊也胡了一把,玩了两局,白璐手感来了,接下来一路自摸杠上花。

  秦子然掏钱掏得哇哇大叫。

  “早说了不来不来,谁能打得赢白璐啊。”上次那件事他还记忆犹新,打了两个小时的牌,白璐赢了大几万。

  秦子然忍不住哀怨的瞪了景言一眼。

  后来又打了几轮,依旧是白璐手气最旺,对面那个女人把牌一推,脸色阴沉。

  “不来了。”

  “从上桌到现在都没有胡过一次,看了今天运气是差到极点了。”

  她嘴角依旧挂着娇媚的笑,只是此刻却有些僵硬,在不远处玩着纸牌的谢陆听到动静望了过来,见状高呼。

  “宝贝儿尽管来,爷有的是钱。”

  “哎呀,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嘛,打牌不就图个乐,这一直输有什么意思”,她眼神望向白璐,意味不明。

  有心人都能听出来是在暗讽白璐较真,一时间无人说话。

  只有白璐依旧一脸自然的和着麻将淡声道。

  “是这样的,要像我这样一直赢才好玩呢。”

  几人顿时无话。

  一道声音蓦然插了进来。

  “三缺一啊,那我来凑个数好了。”苏韵挂着盈盈笑意,慢悠悠走了过来。

  对面的那个女人立即起身让座,嗲着嗓子撩了把头发扭着腰走了。

  “哎呀,我还是去帮我家谢陆数钱好了…”

  苏韵从善如流的坐下,目光似笑非笑的环顾一圈,最后在白璐身上停顿几秒后开始洗牌。

  “不是吧…”秦子然呐呐道:“今天怕是要连底裤都输掉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陈天昊哭丧着一张脸。

  白璐侧眸询问的望向景言,他俯身过来小声解释。

  “她学过心算,能记牌。”

  “哦”,白璐点头,景言又解释:“所以我们打牌的时候都是不准她参与的。”

  “那现在可以拒绝吗?”白璐打量了眼对面已经开始码牌的人问。

  景言轻咳两声,眼神四处飘忽没有做声。

  白璐十分淡定的朝他伸出手。

  “什么?”景言疑惑。

  “钱包。”

  “……”

  景言乖乖拿出黑色皮夹放到她手里,白璐当着一干人的面,直接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叠红色钞票放在桌上。

  “听闻苏小姐十分擅长计算,倒是让人有些害怕。”

  “所以?”苏韵挑眉望向她手边的那叠钱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对苏小姐的尊重。”

  白璐微笑,动手开始洗牌。

  正如其他人所说,之后白璐的优势荡然无存,自苏韵上桌以来不停胡牌,清一色大七对通通玩了一遍。

  桌角那叠红色钞票很快就见了底。

  对面那人又推倒了牌。

  白璐拿起最后几张钞票送了出去,低笑起身。

  “我倒是不如苏小姐,要不景言你来?”

  景言立即摇头拒绝,轻笑:“这怕是不行,钱包里的钱都被输完了。”

  他随之抬手看了眼腕表,拿起白璐挂着椅背上的大衣和包包,起身告别:“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

  “你们好好玩。”他对着几人微微颔首,揽着白璐往门口走去。

  一出门,景言就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白璐的脸色,只是怀里那人却依旧平静无波,在车上时还颇为开心的坐在那里数钱。

  景言稍稍放下一点心,看着面前路况,余光瞄过去,像是不经意的试探问道:“今晚赢了多少啊?”

  “刚好是你输掉的一倍。”白璐挑着嘴角笑,看得景言心头发毛,正欲开口,白璐却又突然发问。

  “对了,那个赵祁铭要和李家联姻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景言捏着方向盘的手指骤然一紧,小心翼翼的侧头:“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心虚了?”白璐挑眉,看着打算组织措辞的景言,想起苏韵方才的话,又平静解释。

  “她说的原本就是事实,我倒是不介意什么。”

  “只是赵祁铭和语嫣目前…”

  白璐组织了一下措辞,开口。

  “有着你情我愿的关系。”

  她说完又补充。

  “语嫣对他感情很深。”

  “你这个朋友真是…”景言打着方向盘轻笑了一声,神色意味不明。

  前头是个十字路口,亮着红灯,车子停住,他侧头看向白璐,眸光幽深。

  “赵祁铭能把她连骨头都吃得不剩。”

  “至于联姻——”

  “十有八|九是真的。”

  白璐一颗心瞬间摔到了谷底。

  程语嫣和赵祁铭是在一次商业酒会上认识的。

  赵祁铭完全是程语嫣的理想型,冷硬帅,一张脸像是刀刻出来般的棱角分明,能把一身西装穿得禁欲十足。

  程语嫣当天就扑上去了,难以想象的是赵祁铭竟然没有拒绝,两人就这样发生了关系。

  直到后来,程语嫣才知道,那天赵祁铭谈了八年的初恋女友,跟了一位富商然后踹了他。

  那个时候赵祁铭还是赵家私生子,在中乾的一个边缘部门做小主管,手里没有任何实权,也没多少钱。

  那姑娘等了八年,最终还是为了面包舍弃了爱情。

  而程语嫣和赵祁铭也就维持着这种关系到现在。

  算一算差不多两年了。

  赵祁铭能走到如今这一步,程语嫣在背后没有少帮忙。

  白璐在心里直骂渣男,连同着对景言都没有了好脸色。

  她疲惫的揉了揉眉头,心头一片繁杂。

  白璐喊了景言几声,他迟缓的睁开眼,暗色眸子里头幽深浓郁,片刻,恢复成了往日平静。

  “喝点蜂蜜水,解酒。”

  “好”,景言挣扎起身,就着她的手低头喝了大半杯,须臾,又躺了回去。

  他睡了几分钟,接着揉着眉心爬了起来。“我去洗澡。”

  “嗯”,白璐盘腿坐在地毯上吹头发,微不可察的应了一声。

  一头黑发吹干,大概花了十分钟,白璐手指从发根滑到发尾,柔顺细腻,一梳到底,她满意的笑了笑,收起吹风机。

  一切都弄好上床时,景言才穿着睡衣进来,头发已经吹干,蓬松柔软,眉眼清俊,皮肤白皙细腻,像一块上好的羊脂玉。

  他掀开被子上了床。

  白璐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空出更大的地方,景言动作停了一瞬,微不可察的看了她一眼。

  白璐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此刻房间大灯已经关了,床头开着一盏橘色小台灯,柔柔的照亮了一方天地,静谧的房间,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暖和的被子里,仿佛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温度。

  白璐身子有些僵硬。

  然而下一秒,旁边却横过来一只大手,在她腰间轻轻一带,白璐轻呼一声,整个人被揽进了景言的怀里。

  湿热的呼吸伴随着柔软的唇落了下来,唇舌交缠间,慌乱的心渐渐平复,变得坦然而顺从。

  脑海一片白茫茫,白璐闭着眼睛,意识像是在一寸寸抽离,整个人被一种陌生的感觉包裹。

  浑浑噩噩,恍惚沉沦,不知过了过久,身上的人才停住动作,炙热黏腻,湿滑又陌生。

  景言埋在她的颈间,呼吸急促又猛烈。

  两具身子依旧紧紧缠在一起,然而此刻的亲密比起方才却显得温和又平静,两人平复片刻,白璐忍不住动了动。

  在她头上来回温柔顺抚的手顿住。

  景言手指轻轻插进了她发间。

  “还好吗?”他低声问,声音哑得不像话。

  白璐闷闷的说:“不舒服,想洗澡。”

  “我去帮你放热水。”景言说完翻身下床,片刻,过来把白璐从被子里抱出来,直接放到了浴缸中。

  经历过方才的事情坦诚相对这种程度已经不足以让人忸怩,泡在温暖的水中,酸痛乏力仿佛一点点在消散。

  白璐把头搭在浴缸边缘,轻轻阖上了眼。

  景言快速的在一旁花洒下冲了个热水澡,他擦干穿好衣服后探手进了浴缸,水波轻动,闭着眼睛的那人瞬间睁开眼,警觉的盯着他。

  “我试一下水温”,景言轻笑,白璐瞪了他一眼后又闭上。

  那一眼似嗔似怒,水雾弥漫的眸子里眼波流转,乌黑清亮无比撩人,景言身子一僵,极快移开视线,不自然的说了声。

  “待会水凉了就赶紧起来。”

  话音刚落,立刻拔腿出了门,避开了这一室的活色生香。

  白璐泡了个满足的热水澡,方才缓解了几分不适,门边放着干净的衣物,估计是景言拿过来的。

  白璐穿好衣服出去时,景言闭着眼睛睡在被子里头满脸安然,那盏橘色小灯散发出温柔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温暖。

  白璐绕到床的另外一头爬了上去。

  然后小心翼翼的盖好被子。

  正一边动作一边暗自用余光打量着景言时,只听啪嗒一声,整个房间变成了片黑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