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4_小青梅
温和小说网 > 小青梅 > chapter 64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64

  此为防盗章“今天谢谢你。”

  “嗯?”景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谢谢你带我去打牌,让我发了笔财,对了——”白璐突然凝眸。

  “下次还是不要带我去了,这种活动有点高危险。”她笑道,接着平静告别。

  “回去路上小心。”

  白璐说完下车关上了门,景言注视着那道挺直的背影,突然好心情荡然无存。

  真是,让人讨厌的骄傲。

  霖市最近气温骤降,大雪开始纷纷降落,把整座城市染成了一片纯白。

  台里最近没什么事情,于是干脆把她们都分配出去,报道路面状况。

  白璐穿着厚重的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和电视台摄像小刘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雪堆里扎。

  寒风凛冽,拍摄了几则小报道之后白璐手指都冻僵了,几乎捏不住手里的话筒,鼻涕也开始流了出来。

  白璐拿出纸巾擦了擦,吸吸鼻子之后和小刘告别,直接打车回家。

  她平时经常出外景,没什么事的时候几乎都是直接回家,况且今天身体不适,白璐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要生病了。

  果不其然,在车上暖气一吹,一回到家就头昏脑涨,屋里没人,白子轩房门紧闭。

  白璐不放心的打开门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又在拼图,安安静静的沉浸在自己世界里。

  她轻轻关上门,到客厅翻出两包冲剂泡了,洗了个热水澡就上床裹着被子睡觉。

  醒来天色已经暗黑一片,路灯昏黄的光线从窗户投了进来,几缕散在地板上,隐约可以看清屋内景象。

  白璐眼睛睁开又立刻沉重的闭上,翻了个身继续睡,意识沉浮间,客厅却传来了笑声,熟悉的,却是许久未曾听到的。

  她脑海某根神经立即一紧,警觉的注意着外头动静,那道笑声继续传来,发自内心的欢快,还带着一丝未褪的童稚。

  不是幻觉。

  白璐立刻翻身而起,穿上拖鞋走到门边,下拧,拉开。

  明亮的光线倾泻而入,扑面而来,白璐不适的眯了眯眼睛,接着看清了眼前一幕。

  客厅沙发上,景言正在陪着白子轩拼图,他手指轻轻一点,白子轩就照着他的动作落下小卡片,接着端详几秒,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景言也望着他笑,眼睛轻轻弯起,嘴角上翘,眉头舒展开来。

  灯光下,那双乌黑的眼里晶莹璀璨,白皙俊俏的面容温柔得如同三月春风,轻轻拂过,让人浑身发软,舒服的只想永远停在这一刻。

  白璐站在原地,握着门把脑海不由自主想到了从前,记忆中很久远的时刻。

  在白子轩还小的时候,白璐也会陪着他玩,每当拼图遇见关卡难点的时候,白璐帮他拼好,他就会开心大笑。

  后来随着工作越来越忙,加上年龄增长,白璐极少会陪他再玩,白子轩也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了。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景言抬头望了过来,看清她之后嘴角很快浮出一抹笑意。

  白璐眨眨眼,和他对视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低头打量了一眼身上粉蓝格子睡衣,飞快关上了房门。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白璐换上宽松的毛衣和休闲裤出去。

  衣服是浅粉色的,棉质长裤是灰色,两种颜色中和在一起,清新干净,被她穿在身上,松松垮垮,又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气质。

  白璐高挑纤瘦,天生的衣架子,双腿匀称不说,笔直又修长,上身胸部饱满,腰身却是盈盈不足一握,再加上那张好看的脸蛋。

  只想让人把她往怀里揽。

  景言看着她走过来,喉结微不可查的动了动,他平日里见到的白璐都是穿着得体职业,只有上次带她出门时才窥得一丝风情。

  没有想到,这幅随意的模样,才是最为诱人。

  景言目光灼灼,白璐觉察,低头打量了自己两眼,不自然的抓了抓头发。

  景言拉着她在旁边坐下,理了理被她方才弄乱的那头黑发。

  虽然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但这一头长发却依旧柔软顺滑,从指间滑过,没有任何阻碍的来到发尾。

  凉凉的,柔软细腻,很舒服。

  景言凑过去在她白嫩的颈间蹭了蹭,低叹一声:“好香。”

  淡淡的牛奶香,让人想轻轻咬上两口。

  他动了动唇,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白璐一把推开了。

  路菲从厨房端着菜走了出来。

  “璐璐啊,你醒了呀,景言听说你今天有点不舒服,特意过来看看,我顺便做了几个菜留他吃个饭。”

  路菲一改从前那副贵妇的模样,围着浅蓝色格子围裙透出几分贤妻良母的气质,脸上精致的妆容也变成了不易察觉的裸妆。

  更难得的是,她今天竟然主动下了厨房。

  几人围着桌子坐下,白璐看着眼前精美的菜色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路菲手艺很好,以前为了讨她爸开心,隔三差五会下一次厨房,自从白家破产之后,就极少会做饭。

  白璐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有吃到她做的饭菜了。

  路菲虽说自私又虚荣,但应酬交际能力真是一等一。

  一顿饭下来丝毫不见冷场,和景言聊着那个圈里的私下八卦,近来大事,时不时发出一阵阵愉悦的笑声。

  就在白璐以为会在这样的气氛中走向结束时,路菲突然话头一转。

  “景言啊,像你这个年纪的男人,一般都不会想太快定下来吧?”

  景言动作一顿,目光看向了对面脸上瞬间沉下来的白璐,微微一笑。

  “这要看对方是谁了,如果是璐璐的话,我应该想很快就定下来。”

  路菲眼里瞬间绽出惊喜,连语调都比方才要激动几分。

  “这样啊——”

  “那什么时候和你爸妈一起出来见个面,聊天喝下茶?”

  景言神色未变,脸上笑容适宜又得体:“待会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到时候再通知您这边。”

  “妈,我们吃饱了”,白璐放下筷子,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看着景言开口:“我送你下楼。”

  她说完走到门边,景言连忙收拾东西跟上,路菲在后头叫,白璐没理,拿了羽绒服就出了门。

  外头,寒风呼啸,吐出来的呼吸很快化成白色雾气,温度极低,冷得就像白璐此刻的心,拔凉拔凉。

  她在楼道口停住了步伐,低着头,双手环胸紧紧裹住自己。

  “你走吧,我穿得少就不送你了,刚才的话你不要当真,路菲这个人——”

  “和阿姨没有关系。”

  景言低声道:“我本来就想和你结婚。”

  “我们才交往三个多月。”

  “可是已经认识很多年了。”

  白璐疑惑的盯着他,景言声音带笑,摸了摸她的头顶。

  “从你十六岁开始我们就认识了不是吗?”

  “小学妹。”

  “可是…”白璐想说,他们隔了两个年级,她之所以知道景言的名字不外乎是因为他花名在外,而像白璐这种不乐于交际的人,怎么会让景言认识呢。

  “好了,下次带你见我爸妈,他们对你一定会很满意的。”

  景言动作很快,没过几天,白璐就被告知晚上要和他爸妈一起吃饭。

  当天,她特意穿了条米色毛呢连衣裙外加驼色大衣,露出笔直的双腿踩着一双杏色羊皮小靴子。

  景言开车来接她的时候,目光直落在那双裹着丝袜纤细的双腿上,待她上车,立即摸了摸她的手。

  一片冰凉。

  “不冷吗?”他抓起白璐的手往怀里捂着,蹙眉眼里都是不赞同。

  “不冷。”白璐扯了扯腿上的丝袜,解释:“加绒的,保暖。”

  “那你手怎么这么凉?”景言不信。

  以前那些女伴们为了漂亮显露出身材,在冬天也是丝袜短裙,然后风一吹,便冻得瑟瑟发抖,撒娇着要往他怀里钻。

  景言才不让,那么冰凉冰凉的一个人往他怀里一捂,不把他也给冻着了。

  后来那些女孩子就和他闹着要分手,分就分,他才不喜欢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女人。

  然而现在换成白璐,他只觉得满满的心疼,还有——

  她怎么这么可爱,为了见他爸妈还特意穿得这么漂亮,不惜受冻挨冷。

  景言想着越发心疼,从怀里把那双捂得差不多的手拿出来放到唇边,忍不住亲了又亲。

  “我天生手凉,就算是夏天也是这样的。”白璐解释,把手从他掌心抽了出来,系好安全带平静的开口。

  “好了,开车吧,别待会迟到了。”

  两人抵达包厢时,景言的父母已经坐在里面,白璐连忙弯腰打招呼,把手里提的礼物递了过去。

  “叔叔阿姨好。”

  “你好,来,这里坐——”

  “哎呀,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礼物,这孩子真乖,阿姨喜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