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_小青梅
温和小说网 > 小青梅 > chapter 2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2

  念初上幼儿园那天,哭得惊天动地。

  难以想象那具小小的身子里,会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

  她脸颊通红,嘴巴扁着,小手一个劲抹着眼睛,额前的发丝都被汗湿了,黏糊糊的贴在皮肤上,看起来格外可怜。

  谭雅和念清哄了半天,依旧没有成效,于是只好去隔壁搬她的安然哥哥来当救兵。

  念初向来乖巧,很少会有这么倔强执拗的时刻,但一旦钻起牛角尖起来,是谁哄也不听的,只有李安然,能让她乖乖听话。

  八岁的小孩,生活却已经极其有规律了,每日清晨跑步,回来洗澡换衣服去上学。

  听闻念初哭了之后,李安然立刻关掉水,穿好衣服下楼。

  一头黑发还在湿湿往下滴着水,身上简单套着件白色T恤,带着一股沐浴液的清香,在夏日的早晨里,格外让人舒服。

  闻到熟悉的味道,念初很快就止住了哭声,只是肩膀依旧在一抖一抖的,无声抽泣。

  李安然在她面前蹲下,半抱着她的身子,然后拉下了那只捂住眼睛的小手。

  手背上面已经水迹斑斑。

  盯着底下那双红得像兔子般的眼睛,李安然凑近,轻声询问:“怎么啦?”

  念初吸了吸鼻子,声音哽咽。

  “我…我不想去学校…”

  “可是学校有很多小朋友,可以一起玩啊。”李安然柔声哄道。

  面前的小女娃,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一边摇一边委屈拒绝,“我不要不要,我不喜欢其他的小朋友,我只想和你玩。”

  她说着,眼泪又激动地唰唰唰往下流,伤心的不能自已。

  “可是哥哥也要上学啊,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玩好不好?”

  念初愣住,眨了眨眼睛正欲开口,李安然揉着她的头轻哄:“念念,听话。”

  她呆呆的看着他,鼻头眼眶都是红红的,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一眨,簌簌往下掉。

  须臾,细细的声音响起,还带着一丝残留的哭腔,像是羽毛轻轻挠过心间。

  小小的身子还在微微抽搐,一下一下,像是在强忍泪意。

  她说:“哥哥,我不哭了,你快去把头发擦干,不然会感冒。”

  念初委屈巴巴的去上学了,回来之后哭着一张脸难过不已,一到家连书包都没放就直闯李安然房间。

  然后一把扑到他怀里赖着不肯下去,搂着他的脖子一个劲叨唠。

  “哥哥,那里的一个人我都不认识…”

  “上课要坐在那里不能动,不可以说话。”

  “饿了还不能吃东西…”她扁扁嘴,伤心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李安然只能托着她的身子柔声安慰:“念念乖,小孩子都是要上学的,不然会变成小文盲,就没人喜欢了。”

  “真的吗?”她抽抽搭搭睁着那双水雾弥漫的眼睛看着他。

  “真的。”李安然认真的点了点头。

  念初难过的垂下了眸子,把头搁在他颈间不说话,濡湿的睫毛偶尔轻眨两下,白皙的小脸无比安静。

  李安然知道,这是她十分难过时的模样,他眼里闪过一丝无奈,只能低头一下下亲着她,无声安慰。

  不知过了多久,李安然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念念…”

  怀里的人睁着眼睛,却偏生没有应他,神色安静倔强,李安然扯着唇轻笑,开口:“哥哥手酸了。”

  话音刚落,她立刻跐溜一下从他身上下来了,然后捉着他手腕轻轻揉着,脸上无比愧疚的道着歉,声音细细小小,说不出来的乖巧可爱。

  “对不起…我帮你揉揉就不酸了。”

  李安然见状,忍不住在她头上揉了两把,轻笑:“傻娃娃。”

  念初开始上幼儿园之后,谭敏被学校安排带了一个班,由一名普通的语文老师变成了班主任。

  肩上责任骤然变大,待在学校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偶尔还会有留堂拖课的情况发生,每每这个时候,念初就被托付给了舒佳。

  念初从小就被李安然带着,对他家熟悉的就和自己家一样,丝毫没有觉得生疏,反而觉得十分开心。

  舒阿姨做饭好吃,把家里布置的也十分好看,温馨又漂亮,大大的阳台上,还有一个白色吊篮。

  坐在上面就像荡秋千一样,可好玩了。

  经常吃完饭,谭敏两口子都还没回来,念初就直接在李安然房里睡下,次数多了,两边家长都开始习以为常。

  念初喜欢和李安然一起睡,她一个人睡在自己那个大大的房间里时,总是非常害怕,只有开着灯的时候才能睡着。

  但是妈妈每次都会偷偷过来把她的灯关掉,念初就只能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拼命的驱逐掉脑海里那些张牙舞爪的黑影。

  哥哥的房间很漂亮,而且特别温暖,念初每次一挨到床,就立刻睡着了。

  谭敏的工作越来越忙,她因为带的学生一届比一届出色,校领导决定把她调到初中部,经常放学后还会留下了补课或者批改作业试卷,

  念初几乎每天都待在李安然家里,和他一起吃饭睡觉上学。

  舒佳对念初很好,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带着她逛街买衣服,把她打扮成小公主,满足自己心底压抑许久的渴望。

  她一直想要一个女儿,但无奈生李安然的时候难产,把身子折腾坏了,所以只能把这份爱加诸到了念初身上。

  念初六岁那年,从幼儿园毕业,正式成为一名小学生,彼时李安然已经十一岁了,就读五年级。

  或是察觉到了这两年的疏忽,谭敏开始把重心放到了家里,每天都会尽量按时回来给念初做饭,陪她写作业。

  但念初还是喜欢往隔壁跑,经常待在李安然房里就赖着不走。

  打小就养成的习惯一天两天也改不过来,谭敏说了她几次无果之后,也只能任由她去。

  清晨。

  李安然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念初又滚到了他怀里,身子娇娇软软的,睡颜恬静,粉扑扑的小脸白里透红。

  他挣扎了几秒,还是没有推开她,抬手轻轻掖了掖身后的被子,把她往怀里紧了紧。

  窗外春光明媚,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白色飘窗洒了进来,薄薄的一层打在地板上,空气中漂浮着点点尘埃。

  白色的雾气萦绕着郁郁葱葱的枝叶,在一片翠绿中若隐若现,天边是轻浅的蓝。

  他懒懒的阖上了眼,下巴在念初头顶蹭了蹭,又继续睡去。

  舒佳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盯着那两张恬静的睡颜,又不忍心出声打扰。

  客厅饭桌上,李钦正在看报纸,面前放着豆浆油条,见她独自一人下来,了然开口:“念念那丫头又跑过来了?”

  “是呀,两个人裹着被子睡在一起,可香甜了”,舒佳坐下来拿着筷子夹了根油条,咬上一口继续说道。

  “哎,你说他俩都不小了,还老睡在一起不太像话吧。”

  手里的报纸被翻动了一页,李钦眼神凝在上面,表情淡然的应了一声,“恩…”

  “你恩什么,说句话啊”,舒佳白了他一眼。

  李钦闻言,视线从报纸上移开,推了推眼镜,神色郑重的点点头:“你说得对,是不太好。”

  “……”舒佳没再理他,顾自吃着早餐。

  房里闹钟响起,嘈杂刺耳,李安然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伸手摸了旁边的闹钟关掉,缓了两秒,睁开眼睛。

  念初还在酣睡,小巧白皙的鼻翼轻轻翕动,嘴唇是淡淡红色,粉嫩嫩的。

  有些躁意,李安然仰头,深吸了两口气,抑制住眼底翻滚的莫名情绪。

  待平静下来,他推了推怀里的人,声音轻柔温和。

  “念念,起床,要迟到了。”

  念初迷迷糊糊动了动,嘴里哼唧两声,眼睛却始终紧闭,片刻,伏在他怀里没了动静。

  李安然认命的眨了眨眼睛,继续推她,伴随着阵阵轻唤。

  少年的声音清亮动听,带着刚睡醒的磁性,刻意放缓的轻柔,念初终于睁开了眼睛,懒洋洋的闭合两下,最终在他锁骨处轻轻蹭着。

  嘴里发出细细的呓语,像是刚出生的小猫,痒痒的挠到人心里。

  “哥哥…”

  “起来了”,李安然抬手一下下顺着她柔软的黑发,瞳孔清亮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

  怀里许久还是没有动静,他干脆掐着她的腰把整个人从被子里提了起来,然后放到洗手台前面,挤好牙膏塞到了念初嘴里。

  一系列动作驾轻就熟,像是做过无数遍。

  浓浓的薄荷味在嘴里散开,直冲大脑,念初懒懒的抬了抬眼皮,抓起牙刷慢慢动着。

  两人洗漱完下楼,桌上的早餐还在散发着丝丝热气,舒佳正在替两人收拾书包,吃完,一同出门。

  小学就在附近,穿过胡同过一条马路就是,加起来路程大概十分钟。

  小女孩安静的被他牵着,眼睛睁得大大的,乌黑的瞳孔深处却无比茫然,白嫩的脸上一片乖巧,上面都是残存的睡意。

  呆呆的,木木的。

  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片刻,李安然充满趣味的打量着她,须臾,自己忍不住勾起唇笑了起来。

  小迷糊。

  他在心里轻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