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_小青梅
温和小说网 > 小青梅 > chapter 1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1

  李安然第一次见到念初的时候,她正穿着一件粉色的小肚兜,在院子里的水泥地上爬来爬去。

  柔软单薄的布料遮住了重点部位,露出了圆滚滚的四肢,白嫩得像是刚从泥里拔|出来洗净的莲藕,肉嘟嘟十分饱满。

  让人忍不住的想去捏一捏。

  她津津有味的用双手拍打着地面,嘴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

  新奇又怪异的一幕。

  李安然有些微愣,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

  午后阳光充足,蝉鸣声在耳边此起彼伏,偶尔吹过一阵微风驱散几分燥热。

  兴许是为了方便她玩耍,脚下的水泥地被拖得干干净净,隐约露出最原始的青色。

  院里种着几颗香樟树,枝叶茂盛,树冠硕大,此刻严严实实的遮住了阳光,圈出一大片阴凉。

  屋檐不远处,他妈妈正和谭阿姨在聊天,脸上笑意闪烁。

  阳光从枝叶缝隙中穿过,被切割成金色光斑打在地上,随着树影微动而变化着。细碎,带着丝丝温度。

  似有所觉察,她仰起了头看了过来,乌黑透亮的眸子像是盛着一汪水,漂亮又剔透,让人移不开眼。

  她像是发现了某种更新奇的事物,盯着他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

  肉嘟嘟的脸挤成了一团,露出了粉色的牙床,大眼睛眯成一条缝,手舞足蹈,开心的不得了。

  李安然向来冷淡的脸上也忍不住泄出几丝笑意。

  她开始挥舞着四肢朝他爬了过来,圆滚滚的身子摇摇晃晃,一点点朝他靠近,白嫩的肌肤穿过那些金色的光斑,上面柔软的绒毛被映成了点点金色。

  李安然怔怔的盯着她,直到腿被一双手抱住。

  她已经来到了他身前,仰着头笑得无比欢快。

  心底一处蓦然被触动,变得柔软而和煦,比这午后明媚而灿烂的阳光更为晴朗几分。

  他情不自禁的俯下身,把那具小小的身子从地上抱了起来。

  一入怀,她就自发的伸出双手缠住了他的脖颈,紧紧环住,乖巧亲人的不得了。

  颇有些重量,李安然手上用力,托稳了她,怀里的身子柔软得不可思议,像是抱着一团软肉,带着温度和香气,连同他的心都快要化掉。

  李安然忍不住低头打量着她,念初已经止住了笑意,乌黑的眸子骨碌碌转着,不哭不闹的任由他抱在怀里。

  清亮的瞳孔倒映出他的脸,干净纯粹,透彻的能一眼望到底。

  肉嘟嘟的脸白嫩细腻,饱满粉润。

  本能的,李安然低头,‘吧唧’在上面亲了一口。

  满嘴的柔软温热,让人爱不释手。

  霎时间,那颗心就软得一塌糊涂。

  这年李安然六岁,念初正好八个月。

  盛夏。

  还有两个月才开学,无聊枯燥的暑假生活因为这个意外发现,而变得色彩斑斓起来。

  舒佳很快发现,自从那天在院子里看见自家儿子抱着念家的小姑娘后,他就开始经常往那边跑。

  也不干什么,就是格外喜欢抱着她,逗她玩,然后看着她咯咯笑出声的同时,自己也笑得一脸欢快。

  那张白皙俊俏的脸上都是孩子气。

  难得一见。

  两家人都新奇不已。

  李安然的性子不知道像谁,明明是最跳脱的年纪,却安静沉稳的不像话。

  总爱一个人待在房里看书,偶尔累了就打打游戏,对周围的小朋友说不上冷淡,但也没有热情。

  身上的衣服永远是干干净净的,眉眼沉静,丝毫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蓬勃朝气,

  却偏生又让人无比省心,挑不出一丝错处。

  别人家都是担心小孩太顽皮,舒佳常常忧心的却是儿子太听话,整天像个小老头,缺乏活力。

  但现在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她目光情不自禁的放到了不远处那两个人身上。

  念初正好是喜欢动的时候,每日在床上爬来爬去搅合的不得安生,谭雅索性把院子里的水泥地用水冲洗干净了,圈出一大块给她玩耍。

  夏日炎热,地板冰凉坚硬,在上面正好避暑,这下连风扇都省了。

  谭雅是一名语文老师,暑期跟着学生一起放假,舒佳在生下李安然之后,也一直全职在家。

  恰好有个可以一起说话的人。

  两人都是嫁过来之后才认识的,李钦和念清从小就是邻居,关系铁到可以穿同一条裤子,成家立业之后也一直没有搬出去,各自住在老房子里。

  说是老房子也不算,B市以前的建筑,大多都是这种独门小院,长长胡同,青墙黑瓦。

  只是后来经济发展了,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新潮又现代化,这才显得这些旧建筑古老而落后。

  李钦这两年都在时常在唠叨着,想去城中心地段另外再买个房子。

  当初念清考上重点大学,李钦上了一所普通学校,两人关系也丝毫没见疏远,依旧哥两十分好的模样。

  后来念清留校成了老师,李钦则开始倒腾着做生意,这些年下来也有些起色,公司越做越大,于是考虑起了买房。

  大学教授工资并不多,念清两口子也都是老师,现在也有了小孩,买房颇为吃力,李钦有心帮衬几分,却又遭到了婉拒。

  不过这房子住着也舒服,四通八达冬暖夏凉,除了旧一点没有任何缺点,时间一长,想要搬出去的心思也淡了。

  总而言之,两家人邻里关系亲热牢固的让旁人嫉妒。

  午后日头依旧火辣,只是经过层层枝叶的过滤,光斑碎片在树荫下显得十分温和,微风吹来,树叶簌簌作响,带来一阵清凉。

  李安然正在那片阴凉下,托着念初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教她学走路,脸上的神情专注又着迷,仿佛在做着一件十分喜爱的事情。

  就连往日的沉稳都褪去几分,露出了少见的孩子气。

  念初打娘胎出来就乖巧,从小不哭不闹,见人也不怕生,总是挤着一张小圆脸笑得无比欢快。

  此刻被李安然半抱在怀里,也是顺从的跟着他步子,迈着两只无力的小短腿摇摇晃晃的走着。

  舒佳和谭雅一边聊着天一边照看着两人,也都没指望李安然能教会她什么,只当小孩子玩闹,打发着闲暇时光。

  于是在某天,李安然蹲在地上朝念初张开双手,她蹒跚学步慢慢一摇一晃扑到他怀里时,两人震惊的丢掉了手里的十字绣。

  “念念…会走路了…?”舒佳愣愣侧头,看着谭雅问。

  她也是同样睁大了眼睛,盯着面前一幕,神色怔怔回答。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李安然抑制住心底的激动,脸上却是忍不住荡开了层层笑意,他搂紧了怀里柔软的小身子,盯着念初的眼睛认真夸赞。

  “念念真棒,学会走路了。”

  面前的人一脸懵懂,只是咧着嘴开心的笑着,双腿一跳一跳,闹腾不已。

  李安然收紧了手里的力道,控制住她摇摆的弧度,低头亲了亲她白嫩的脸颊,接着柔声开口:“来,我们再来一次。”

  他扶着念初身子站稳,接着松开手,退后几步在不远处蹲下,朝她张开怀抱同时轻轻鼓掌。

  “来,念念,到哥哥这里来。”

  站在那里小小的身子开始摇摇晃晃前行,迈着腿一步步往前走,步伐轻飘飘的又虚软无力,看得人胆颤心惊。

  李安然全神贯注的盯着那抹身影,瞳孔无声缩紧,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她脚下,只要有一丝摔倒的症状,就立刻上前搂住她。

  好在,念初脸上挂着欢笑,迈着小短腿,身子一颠一颠的奔到了他怀里。

  李安然满足的收紧了手,抱住了她。

  一个下午,念初从步伐生疏,到后来已经能慢慢独立行走,谭雅在那头逗着她走路,母女两人玩的不亦乐乎。

  李安然在一旁盯着那张小圆脸上的笑意,莫名几分吃味。

  明明是他教会她走路的,怎么一转眼,就忘记了他这个人,依然在那里笑得没心没肺。

  他垂下了眸子,盯着地面,脚边有块青色的小石头,混杂在水泥地上让人极易忽视,李安然弯下了腰把它捡起,手一扬,扔到了墙壁角落。

  那个小孩喜欢光着脚在地上走,要是不小心踩到了,又得难过的哭上半天。

  他再次抬眸时,已经恢复如常,看着那具小小的身子,轻不可察的勾起了嘴角,舒佳拍了拍他的头,柔声开口。

  “走了,太阳下山回去吃饭了。”

  “恩”,他点点头,随后想起什么不满的盯着她,抱怨:“妈,说了不要拍我的头。”

  “怎么,我自己儿子的头还不能摸了?!”

  “我要读小学了!不是幼儿园小朋友了!”

  舒佳气笑了,哼哼两声再次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骂:“就算读小学了,依旧还是小朋友!”

  天气一点点转凉,盛夏渐渐过去,傍晚的夜风,夹杂着桂花的清香。

  念初已经开始能自己在院子里晃悠了,李安然经常带她出去散步,一高一矮手牵着手,在门外干净的石板街道溜达。

  只是遇到一起玩耍过的小伙伴时,总是会充满新奇趣味的打量着她,每每这时,李安然就会不动声色的把她挡在身后,隔绝掉那些视线。

  念初正是牙牙学语时,带她出去的时候总是咿咿呀呀的叫着,偶尔激动时还会手舞足蹈。

  乌黑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脸胖乎乎的像个小包子,偏生又生得粉雕玉琢,让人打心底喜爱。

  李安然开始教她说话。

  一字一句,无比认真,不厌其烦的一遍遍重复,耐心又细致,舒佳谭雅每每看到这一幕,都会感慨万分。

  人与人的缘分,还真是奇怪。

  念初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时候,叫得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而是哥哥。

  开学前一天,和念初待了两个月的李安然,终于要去上学了,他恋恋不舍的同她道别,傍晚临走前,还在不死心的诱惑着她开口。

  “念念,哥哥明天要上学了,不能来陪你玩了。”

  “咿呀呀。”白胖胖的脸上笑得无忧无虑。

  “哥哥要回家了。”李安然把她的身子环在怀里,蹲在地上满眼不舍。

  “咿咿——”胖乎乎的手臂挥舞两下,软软的脸颊荡开笑意,露出两颗白色的小门牙,乌黑的眸里一片懵懂。

  霞光满天,那张白嫩的脸上像是洒满了金粉,李安然半蹲在地上,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他教念初说了这么久的话,依旧没有听到她开口说出他想听的那一句。

  李安然垂下眸子,眨了眨眼睛,再次抬头盯着她,目光泄出一丝期盼。

  “念念,叫哥哥。”

  她睁大了眼睛,乌溜溜的看着他,嘴角轻轻抿着,满眼的茫然。

  李安然失落的盯着地面,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道细细的声音。

  清晰而生疏,软绵绵的还带着丝微颤,就像是破晓时分穿破云层的第一束阳光,乍然闯进他的耳膜。

  “哥…哥…”

  心满意足,李安然立刻把她从地上抱起,乐得直转圈圈,激动欣喜都无法表达他此刻的心情,只觉得瞬间阳光普照,豁然开朗。

  等到晚上,念清和谭雅例行逗着念初说话,蓦然听到那句爸爸妈妈时,愣了好大一会才激动的对视一眼,连声哄着她继续叫人。

  念初会说话了,虽然口齿有些不清,还有很多词是用咿咿呀呀代替,但比起李安然之前一个人自说自话要好得多。

  他喜欢和她讲话,听着那道稚嫩的声音,跟着他一字一顿的重复,然后慢慢变得熟练。

  难以言喻的成就感和快乐。

  李安然开始上学,但每天放学回家之后总是会去隔壁溜达一圈,和念初玩上半天才恋恋不舍的回家吃饭。

  经常装好饭菜端着碗就跑过去,给念初一口口喂着。

  看她张着小嘴慢慢吞咽咀嚼的模样,分外满足。

  时间一天天过着,念初慢慢的出落得更加灵动,每次一见到他都会迈着小短腿跑过来连声叫着哥哥。

  然后张开双手,扑到他的腿上,紧紧抱住。

  圆圆的小脸笑得像朵花儿,可爱的不得了。

  念初更大一点的时候,李安然开始带着她出去玩,和附近其他小伙伴一起,溜猫打鸟捉迷藏。

  也会在阴雨天时和她待在家中,拿着画册教她认字,生活中的一半时间,好像都分给了她。

  时间久了,燕三胡同的小孩都知道李安然有个小妹妹,和他形影不离,被他捧在了手心。

  谁也不敢欺负,谁也不敢接近。

  虽然她有着大大的黑眼睛,白白的皮肤,和粉雕玉琢的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99.cc。温和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e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